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WonderSteve]30 Seconds(冰糖制刀)

剧情回溯,冰糖制刀,简称糖刀【冰刀?;p

意识流,绝对的意识流,看标题就知道了。

看完WW并不想看第二遍,所以有些台词场景难免有遗忘。

Steve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预警。肉渣出没预警。笔力不足预警【。

*其实全文就是写Steve爱上WW仙女的心路历程啦……

======

0s

我遇到了你,在黑夜触及白昼边缘的地方,在光明惊动黑暗、催它化为黎明的地方,在波浪把亲吻从此岸送到彼岸的地方。

从深不可测的一片蔚蓝的心里,传来一声金色的召唤,我越过泪水的黄昏,竭力凝视你的脸,可拿不准是否看见了你。 

                                                                                            --泰戈尔《渡》29

 

30s

你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Diana。

当我第一次在你面前睁开双眼的时候,这就是第一个在我的神经里流动的念头。我呛了些水,咸涩的海水,咽喉火辣辣地发疼。可是当我第一眼瞧见你时,我惊讶地几乎忘了要剧烈地咳嗽。

你的眼睛是黑色的,跟你的头发一样,灵动得像只小鹿——或是精灵什么的,我想。你看着我就像你第一次从大自然的庇护中逃出,而后终于遇到了一个得以接近的人类一样。

“你是个……男人。”你说道,语气像是你从来没见过男人。

“我看着不像吗?”

你像是从天上初降人间的仙女一样,不谙世事,纯洁无瑕。

29s

我刚从圣泉一般的池水里站起身来,你就这样毫无声息地来在了我面前。我吓了一跳,想要转过身去,或是……至少用手遮掩一下,可是你直勾勾地盯着我看,神色坦然得令我发窘。

没有羞涩和尴尬,你的眼里显现出好奇,就像你第一次看见我时那样。

你说你是天堂岛的公主,这地方是挺像天堂的,的确,你也完全就是一个公主。同时,你对我所在的世界却又一无所知,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手表。

可是你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却执着于你那傻乎乎的信念,你要杀掉战争之神,你要结束世界上所有的战争。

战争是很难被结束的,当我们走到这一步已经付出了不知多少代价。可是你却说你要结束所有战争。你真傻。

可是我没忍心戳破你的幻梦。一来,你太执着了,你不会相信我的;二来,你太执着了,打碎你的幻想会让你很伤心的。我一看到你的眼睛就不忍心让你难过了。

28s

好吧!我被你逼得没办法,我跟你一起“睡觉”,Diana公主。

在我们开始那个诡异的话题之前,我还以为你并不知道男人和女人一起睡觉的深意呢。可是你居然知道。你知道还让我睡到你身边来——一个未婚男人,和一个从来没见过男人的女人。

还有那十二本书,天呐,真难以想象里面写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还有“肉体的愉悦”。这不必要?她根本不该这样说。好吧,的确,“肉体的愉悦”对于繁殖来说是毫无必要的,但是对于爱来说则不是这样,它相当必要,因为……它使人感到幸福。

但我不敢跟你说,当然了。在那种情况下说这种话,这太不像话了。

26s

当你来到我所驻足的世界的时候,你像对我一样对这个世界产生了莫大的好奇。你蹦来蹦去,左顾右盼,像个第一次被领去集市的小女孩,丝毫不顾及你的存在已经为我俩吸引了多少旁人的目光。仿佛所有人所有事都值得你一探究竟,我惊异也疲惫于你的活力。

要是没有战争就好了,那个时候的伦敦是座很美的城市,我会带你坐电车游遍每一个景点,跟你一起去公园,摸摸婴儿滑嫩的脸蛋,要么干脆就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散步,停下来,耐心地等你抚过每一块古老的墙砖,给你解释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件你想知道的事。

可是如果没有战争,我也见不到你了……我的天使,我的小姑娘。

24s

你的第226件衣服让你看起来活像个女间谍。可是你美极了,纤细的腰身让人想要搂抱。到底怎样才能遮掩你那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无瑕的美?眼镜真是个拙劣的把戏,何时我再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了。哪怕把你化装成一个老太婆,你的小鹿般的清澈的眼神也会为你吸引来所有人的目光的。

老学究式的圆眼镜一点儿都没法遮掩你的美,它甚至让你变得更加动人可爱了。真该死,Diana,别随便对着别人眨动你漂亮的眼睛,那会让人想吻你想得发狂。

这是我第一次起了吻你的念头,我真无奈。

21s

你的不谙世事又为我俩——尤其是我——惹来了不少麻烦。要是别人,我早就对他加以最严厉的呵斥了。可是我没法怪你,你在这个世界上就像白纸那样纯洁,我又能责怪你什么?

你到现在还是坚持着你那傻乎乎的信念。你真是什么也不懂,我的天使,我的小姑娘。我多么希望你能快点懂得多一些,否则你将无法在现今的世界上有哪怕只是容身之所;可是我又隐约地想让你继续不懂下去,世界上像你这样的人太少了,或者说几乎没有也可以。你真不是个人间人。

我想要保护你,倘若我有足够大的能力,我就能呵护你,我的天使,让你不仅成为我的光,也成为世上所有人的光。我多么希望你永远不会被世界的墨色染脏。

19s

我总是傻傻地、下意识地想保护你,可能是潜在的雄性意识作祟吧,我总是忘记掉你不仅有能力保护自己,甚至比我强大得多,以至于你已经保护了我那么些次。

我太累了,疲于这场仿佛永远不能结束的战争,疲于看见无穷无尽的苦难和伤亡。而你还是那么固执,以至于我第一次提高嗓门试图吼醒你。我第一次真的怨起你的不懂事来,你总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做到,杀掉阿瑞斯就能一劳永逸地结束所有战争,而我——是啊,我总是在告诉自己,我做不到这个,我做不到那个,我理解,我承认,我服从。

可是你义无反顾地踏出了战壕,我慌极了——我总是下意识地想要保护你,担忧你的安全。可是你就像一个战无不胜的神灵那样,吸引所有火力,突破所有防线,一个人具有比一支营队更强大的力量。

无人区就这样被突破了,这真是个奇迹(wonder),Diana,你带来的奇迹。

17s

天知道我有多么享受和你搂在一起“摇摆”的片刻时光。你真美,我想第无数次地感叹,我发觉自己已经爱上了你。跟你谈论婚姻真是个煎熬,我简直恨不得下一秒就跪在冷硬的土地上向你求婚——尽管我压根没有戒指——可是不行。战争还没有结束,或许我很快就会死的。

尽管如此,我仍旧感到幸福。你狐裘大衣上的绒毛那么柔软,带着你身体的温度,你几乎是在我的怀里,小鹿般灵动的黑眼睛凝视着我。

你是在观察我吗?还是在期许着什么?

我想吻你,我真想吻你,当我的手指抚过你光洁的皮肤和柔顺的头发,我几乎就要吻你了。Charlie的歌声在亮着橘色灯光的雪夜里粗犷又温暖,让人想起圣诞节温暖明亮的壁炉。

14s

我握着门把手,那门我简直关不下去,脚步我简直移不出去,明明已经道了晚安了,可是你还是凝视着我,在昏暗的房间里凝视着我。天知道我该不该这么做,可是我还是这么做了,我走了进来,关上了门。

我吻了你。你柔软的嘴唇和湿滑的舌头都是那么青涩,青涩地纠缠着我,坦坦荡荡地把我邀请到你的领域。我吸吮你的舌尖,你也吸吮我的舌尖,我舔舐你的牙齿,你也舔舐我的牙齿,我抚摩你的脸颊,你勾住了我的脖子。

我吻你吻得太久了,因为我根本就没法放开你,可是你除了热情地迎合之外,再没有别的回应。在我犹豫要不要更进一步之际,我终于退离了你。你盛着暖意的黑眸子显出一点迷茫。

“为什么不继续下去了?”你天真地问道。

我从没想现在这样感觉到欲火中烧过。

“呃……”我说,“Well……”我摸了摸鼻子,“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愿意,”你立刻说,答得毫无羞涩,“继续吧。”

我看了一会儿你坦荡的神情,照做了。我把双手搭在你的肩头,企图脱去你的大衣。可是当这一步骤完成之后,你又困惑了。

“你在干什么?”你问。

我愣住了,随即意识到我们又遇上了文化的偏差。你以为我们要继续接吻,而我——

我开始感到尴尬。“事实上……呃,”我试图向你解释,“当男女走到这一步的时候,他们接下去通常会……”我胡乱做了个手势,连自己都没法理解的那种,却又期冀你这个在我之前从未见过男人的小姑娘自己说出那个词。

你只是迷茫地看着我。

“呃……”我尴尬地摸了摸鼻梁,“……‘肉体的愉悦’?”

我看见你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懂了,”你说,停顿了一下,“你要和我睡觉。”

我简直要哭笑不得了,这是个多么诡异的场景啊。但是这是事实,我们的确——

“是的。”所以我说——装作正经地说。

“那我们该脱衣服,是吗?”

“嗯……没错。”

“那么我该怎么做?”

“怎么做?”我愣住了,“你不是看过十二本书吗?”

“噢,”你漂亮的脸蛋上露出满不在乎的神情,“那里面只讲了动物界生殖的概况,没什么具体内容。”是我误解了这几本书。

“事实上……你不用做什么,”我有点尴尬地解释道,“大部分让我来就好。”

所以神灵般的公主就真的赤裸地躺在我的身下了。直到我最终死去的那一刻,我都记得住这天晚上的每一个细节。你的身体就像你的脸颊、你的心灵那样完美。就在这个白天,我还亲眼目睹你以肉体撞毁钟楼,可是到了晚上,你蓄满力量的肢体是那么柔软光滑,热情温暖地和我肢体交缠着;我在白日里听见你面对敌人时发出的凶悍的怒吼,而在这个火光摇曳的晚上,你低沉动人的呻吟又缭绕在我耳边。

我终于忍不住夸赞你那令人晕眩的美丽了,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让自己没在此刻说爱你。最后你在我的怀里沉沉睡去,睡颜就像在船上那夜温和恬静。

我向上帝祈祷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我向上帝祈求,让我能够娶到天堂岛的公主,我的Diana,我的天使,我的小姑娘,我的光我的神灵。

我多么希望我能跟你共度一生啊,Diana,尽管你风华依旧的时候,我一定已经老去,行将就木了。

9s

你的蓝色礼裙不知是从哪儿来的,可是真好看,真衬你。你穿什么衣服都像仙子那样动人,倘若我们能一起看到战争结束的那天,我愿意把我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你身上。可是你的蓝色礼裙里穿着冷硬的铠甲,你曼妙的曲线之后藏着利剑。

我想阻止你,因为我们的目标再次背道而驰了,事到如今,你还是相信着天堂岛的神话故事。你照旧不相信我,你太固执了,Diana,你又天真又固执,倘若你不是这样坚不可摧的话,你一定会很容易受伤的。

在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毒气的村庄,你说我骗了你,你说我阻止了你。——我多么希望这一切真的只是因为我阻止了你才造成的!

6s

当我在漫漫风起的黑夜里找到你的时候,你看起来迷茫又心碎。看来现实终是不可避免地让你伤心了。你终于认识到了现实,可是你还是不相信它,不相信摆在你眼前的残酷的一切。

你不肯跟我一起去挽回尚可挽回的一切,这让我感受到失落。

我不会对你失望的,Diana,你为你心中有那么执着的信念。你的信念和你的力量使你远比我们当中的任何人更为有力,我相信终有一时你会想明白的。尽管那会让我们付出更多更沉重的代价,但是……我不会对你失望的,我亲爱的Diana。

3s

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你了,也是我最后一次还能感受你的皮肤、你的头发、你的眼神。你看起来那么惊惶。

我仍旧记得昨晚,仍旧记得跟你相遇以来这一个星期时间的种种细节。

我多么希望我们还有更多时间,我甚至没能再吻你一下。

1s

你为我带来了这么多奇迹,你为这个世界带来了这么多奇迹。

你是这样一个奇迹(You are such a wonder),Diana。

要是我可以活下来就好了。或者,要是人有可能复生就好了。那样我们就能有更多时间了。我甚至没能再吻你一下。

0s

我遇到了你,在黑夜触及白昼边缘的地方,在光明惊动黑暗、催它化为黎明的地方,在波浪把亲吻从此岸送到彼岸的地方。

从深不可测的一片蔚蓝的心里,传来一声金色的召唤,我越过泪水的黄昏,竭力凝视你的脸,可拿不准是否看见了你。 

                                                                                           --泰戈尔《渡》29

======

Fin.         20170611

评论(12)
热度(43)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