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Twisted交缠(PWP)

献给 @Bloody Coraline 的PWP【并不是】。来自一个努力治疗性冷淡和阳痿的写手……

直到写完也没能治好病。并不怎么辣。【幸好没有一时冲动接hallu的梗233】

是糖!

不知道有没有写到萌点,希望亲爱的BC能勉强下咽……

======

Summary:Reese捡到了一只蓝眼睛的鸽子。

Notes:有关作者对翅膀的一点点幻想。

动作少,对话多Orz

======

Reese在一个春日的傍晚捡到了一只鸽子。就在图书馆侧门外的台阶上,那里常年无人清扫,再加上已经有一周没有下过雨了,受了伤的鸽子跌在尘土里,羽毛灰扑扑的,虚弱地呼吸着。当长久以来唯一的人类靠近它时,本能促使这警觉的小生物奋力扇动翅膀,那显然为它翅下的伤口造成了剧痛。鸽子急促地“咕”了一声,凌乱了羽毛的翅膀剧烈颤动,显然是疼痛绝望到了极点。

Reese惊奇地发现这只鸽子的眼睛是蓝色的,这澄澈的蓝色让他瞬间就联想到了某个人。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把这只蓝眼睛的鸽子从泥土和尘埃中拯救了起来。

鸽子的心脏正贴着他的掌心跳动,为了防止它挣扎,他把温暖的手掌温柔地覆盖在它的伤翅上。

他缓缓站了起来。

“别动,”他轻柔地说,同时迈步朝门内走去,那儿可是有一个鸟类学家在等着他,“我们会帮你的。”

*

这只可怜的小生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让人不得而知。但正如Finch所解释的,它是一只肉鸽,也就是说,无论是飞行能力还是别的什么,它都比不上哪怕是没有经过训练的信鸽。

“那么我们要放生它吗?”

“等它的伤好全之后就去趟郊外吧,”Finch回答道,眼神温和地注视着在新家里轻巧地啄着玉米粒的白鸽,“它能否活下来就只能看天意了。”

鸽子于是成了图书馆内的一员新暂住客。

*

“有时候我真会觉得,”Reese忽然开口道,此时两个人正并肩躺在图书馆办公室里的双人床上,惬意地度过难得的午休时光,深蓝色的窗帘被拉得实实的,几乎不透日光。他停顿了一下,把自己的手摸到另一个人的,攥住,然后才用带了些笑意的嗓音继续,“你和Dove真的很像。”Dove就是他们的鸽子。(-“叫一只鸽子Dove*,Mr.Reese?”-“这不是文字游戏,它看起来很纯洁(dovely*),不是吗?”Finch给了他一个无奈而不带任何谴责意的斜视。)

“是吗?”他的爱人用一种惯常的不敢苟同的语气回复道,可是微微把脖子转向了他,眼角细微的皱纹蕴着笑意,“这又是你独特的一个恭维吗,Mr.Reese?”

“Well,”另一个人发出一声堪称令人心痒的感叹,把身子整个转向他的爱人,好把盈着笑的绿眼睛注向他的伴侣,“我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内心想法。”他伸出手,把Finch搂得更靠近了一些。

“首先,”他说道,“你们的眼睛。”

Finch立刻发出在外绝对不会发出的嗤的一笑,而Reese只好含笑看着他侧脸展现的笑颜,“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们的蓝眼睛,几乎一模一样。”

“哦,是啊,一个人和一只鸽子。”Finch嘲讽地说,可是从表情就看得出他毫无任何不悦。

“你得承认蓝眼睛的白鸽可不常见。”Reese说,这下Finch也懒得纠正他Dove只是只肉鸽了。的确不常见。

“而且可不止眼睛像。”

“噢,”Finch说,故意用几乎冷淡的语气回道,“那么还有什么?”

“整个儿。”Reese说,突然间用左臂支撑起上半身,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的爱人,“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很喜欢Dove躺在我的手心里的感觉?”

Finch有些发愣地盯着他的伴侣,“没有,不过——我恐怕,你没有在暗示什么吧,Mr.Reese,你有吗?”

“Ah-uh,今天床上第二次的‘Mr.Reese’了,”Reese装作不满地歪了歪头,“这个话题让你不高兴吗?”

“并没有,”Finch回答道,在发了两秒的愣之后突然脸颊烧热,没有镜片遮掩的蓝眼睛也低垂了下去,“但是——我会以为你在暗示什么的,Mr——John。”

这下轮到Reese发愣了。

“我倒——并没有暗示什么,”他缓缓地说,“可是你的表现让我觉得有必要坐实一下行动啊,Harold。”

他一不做二不休地俯下身去,以John Reese独有的深情久久地吻了吻那两瓣相当薄的嘴唇,“我也的确很喜欢你在我手掌里的感觉。”

 

“我常幻想你有一双翅膀,”在啃咬身下的男人的锁骨的间隙,Reese这样说道,“白色的。”他用唇瓣包裹住那圆润的,突出的骨骼,温柔地吮了一口,又凑上去再次入侵爱人的口腔。那双在欲望里微微颤动的眼皮只睁开一瞬就重新阖上,就像Reese温柔地把手掌抵在他一侧的下颌骨上一样,他的手也顺从地轻抚着对方茂密的发丝。

Finch在长长的吻中发笑,更加放任了对方的入侵,“我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幻想——是Dove引燃的这一切吗?”随即他小声地抽了口气,为的是恰到好处地咬住他发硬的乳尖的牙齿。

Reese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在断断续续的舔舐和抚摸中,他含糊不清地说道,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自言自语:“或许下次我该买一对仿真的白色翅膀来给你戴上。”

weibo(记得回来评论!【笔芯w)

 

“那么你呢?”过了一会儿,Finch突然开口,知道对方肯定没有反应过来,他继续说道,“只有我一个人有翅膀肯定不行。”他把望着天花板的视线放回到自己的爱人身上,笑笑地看着他,“我恐怕会……支撑不住的。”

Reese在愣了一秒后反应了过来,他没想到对方还真对这个幻想上了心,“你的意思是,我也得有一双翅膀。”他笑了,随即垂下眼帘,大概是在思考什么。

“是的,”然后他重新看向Finch,虽然还在笑着,却没了之前那种轻松劲儿,“一对黑色的翅膀。”

Finch疑惑地皱了皱眉,“为什么是黑色的?”

Reese的笑容彻底收了起来,他垂下眼帘,没有再看他的爱人。“因为我恐怕会下地狱。”他低声说。

Finch愣住了。两秒之后,难得的愠怒出现在他的脸上,“你为什么要这样说自己?”

而Reese只是给了他一个勉强的苦笑。“我们都知道的,Harold……”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便再也说不下去了。Finch清楚地知道他能在自己的手上看见什么,为此没有犹豫地握住了他的手掌,直到Reese终于把他的绿眸子转向自己。

“不会是地狱的,John。”在一个稍嫌费力的转身之后,他朝向他的爱人,温柔地捏了捏对方的手心,“我们都是罪人,都会在炼狱*里度过一段相当漫长的赎罪期。但是——至少是可以上天堂的,你也会的,约翰,我对这一点向来毫不怀疑。”接着他温和地停顿了一下,“所以你也会有一双白色的翅膀。”

Reese因为这一番温柔的安慰而愣住了,然而苦涩随即重新出现在他的脸上。

“也许吧……”他说,“也许你将要进入炼狱赎罪,但是我是不配有资格踏入净界的门的,因为我曾经做过的事——”

“住嘴。”愠怒的命令冷不防地出现,Reese讶异地看向他一向温和的爱侣,后者湛蓝的圆眼睛正向自己投来相当不悦的目光。

“你会进入炼狱的,John,我敢保证这一点,”他说,“如果你的罪孽真的比我的更加深重的话,我也会等你的。”他握着那双罪孽深重,又蕴藏着世间最纯净的善良的手,认真地说道,“我会年复一年地绕着净界山的山脚为你祈祷,跟你一起赎罪,直到圣彼得的门为我也为你打开的那一天。*”

“那个时候,我们都会拥有一对白色的翅膀。”

那双绿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随即眨了一下,又飞快地眨了两下,然后他就被这双眼睛的主人给紧紧地揽进了怀里。

“真想不通为什么你每次说情话都像是要给够我一辈子的份,Harold。”过了不知道多久以后,他的耳旁传来闷闷的嗓音,气息潮湿温热,似乎要哭又要笑。

“受用就好了。”Finch微笑了一下,把手按在爱人厚实的肩膀上。

 

***

Dove:鸽子,纯洁,纯洁的人(物),人名Dove。N关语。英文里其实没有dovely这个形容词,是Reese为玩文字游戏故意加的。

地狱、炼狱等概念皆出自但丁《神曲》。地狱是让犯了无法被宽恕的罪的人永受折磨的地方,炼狱就是净界,是犯罪但可以被宽恕的人赎罪之所,有资格进入天国的人可以为这些人祈祷,以减轻他们的罪孽,早日得升天国。

圣彼得的门即天国之门和炼狱之门,传说圣彼得有掌管这两处地方的钥匙。又传说净界山的顶部即是天国之门所在处。

***

讲道理我真是喜欢鸟。鸟类是我除了犬类之外最喜欢的动物了……其实白翅的Finch和黑翅的Reese相拥的姿态也是我的幻想啊……

======

Fin.                 20170630

评论(16)
热度(91)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