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EC中国年小甜饼(AU)

写在前面:在笔记本上光开头就是七稿,崩溃的我终于放弃手写,准备来面对光标…… 

 因为我爱中国,所以私设查尔斯也爱中国XD

其实不习惯打中文人名但我太蠢了不知道该怎么内容替换ORZ凑合看吧……

小学生文笔,写文流水账,慎入!已入勿喷!

前后画风多次转换注意!

还是没赶在除夕QUQ有点匆忙没有捉虫,欢迎帮忙!

献给真爱 @一酒易久 新年快乐以及我爱你XD

以及祝EC在AU里做一对甜甜蜜蜜的闪瞎人眼的夫夫www

Charles此刻正穿着厚实的睡衣坐在书桌前,虽然现在还在新年假期期间,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个大学教授就可以歇一口气了,他要备课,要写论文,要批作业。总之挺忙的。 
要是在以前,哪怕是新年到来之际他还是得可怜兮兮地煮泡面叫外卖,用垃圾食品塞满自己的胃。这可不是因为忙,他只是懒而已。并且,无论他是一个多么优秀的生物学教授,一进厨房就还是笨手笨脚的少爷。厨房从来都不是他的领域。 
而且中餐馆在圣诞节也开门,Charles心满意足地想着。他爱死一条街以外的中餐馆了。
但最近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他有一个好医生男友。就算Erik的工作很忙,他还是会搞定两个人的三餐――Charles在家休息期间。
年轻有为的外科医生常有大把大把需要他的病人在等着他,所以每当Charles跟他分隔两地,他总要用短信逼迫那不懂得照顾自己的教授按时吃饭。 Charles偶尔也嫌他啰嗦,但还是照做了。因为Erik这个可怕又敏锐的家伙把他的同事收买成了一个个间谍。而且,他并不希望Erik因为他生气。
Erik英俊又冷酷,这常常是不熟的人对他的第一印象。但Charles知道那不是真的。虽然好医生生活得那样精准刻板,但他无奈地放纵Charles在冬日清冷的早晨蜷缩在被子里蠕动,直到他晨跑后带回来的早饭有凉掉的的趋势,再用一个深到可能发展成更激烈的晨间运动的吻唤醒他蓝眼睛的爱人。
他们九个月前认识,三个月前同居,房子是他们一起租的,靠近唐人街――Charles很爱中国,非常爱,他甚至会说几句中文,认识一些方块字。Erik听不懂那些,但每次Charles红润的嘴唇吐出那些莫名的发音时他总是想吻他。
上帝啊,那真的是可爱极了。
Erik自从发现自己爱上了一个蓝眼红唇,长得比大部分女人还要漂亮的男人后就开始明白,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摆脱这个可爱的麻烦了,因为爱。他愿意为他尝试所有事,即使自己可能做不到。
这些事里包括Charles心血来潮地想吃中国饺子。
确切地说那个成熟又幼稚的麻烦精不是想吃,他是想自己动手包饺子,在收看了某个该死的世界美食介绍节目后。
Erik咬着后槽牙简直想把遥控器摔向那台价格不菲的液晶电视机,但Charles正坐在他腿上眨着他的蓝眼睛,手也没老实待着而是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后背。
“Erik?圣诞节都过了,前几天我看日历,中国新年都快到了,难道我们就不能用中国人的习俗庆祝一下吗?你知道我爱中国的。”
Charles永远不承认他会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向自己的男友撒娇,“不,我没有。那不是男人做的事。”但看在上帝的份上,他能别再舔着该死的红嘴唇又轻又柔地对着他的耳朵用苏格兰家乡音说话了吗?那可能确实不叫撒娇,那已经是赤裸裸的色诱了我的老天爷啊。
Erik忍无可忍地把这个在自己身上四处点火的小混蛋一把掀翻压在身下,懂得审时度势的年轻教授一下子就噤声了。
“先告诉我,我将得到什么样的报酬?”Erik紧盯着他,声音低沉带着胁迫,但嘴角却是上扬着的。
“噢,我亲爱的,亲爱的,Erik,”Charles再次舔了舔嘴唇,狡黠地笑了,他的语速诱人得缓慢,Erik猛然意识到他身上那两只柔软的手仍旧在不老实地磨蹭着自己的皮肤,“难道你不知道,我向来优先支付报酬――”
Erik一句话没说,从一个急切的吻开始,心安理得地享受起了自己应得的酬劳。
而Charles在脑子混沌不清时也只能想到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但是无论如何,Erik都会满足他的要求的,也无论是什么方面。
所幸他们认识的人里有一个华裔女孩,就住在他们楼上。那女孩从一开始见到他们两个就两眼放光,好像没长大的高中女生,天知道她告诉他们自己已经26岁了。她看起来年轻得像个大学生,就跟Charles一样。所以Charles总是称呼她“那个女孩”,尽管她说了自己的名字是乔。Erik还因为此事小小地不高兴了一阵子,当然他没让Charles知道。
显然,因为乔是个好脾气的中国人,Charles很喜欢她。其实一开始是Erik先遇到她,他猜乔一定被Erik的严肃吓到过。但自从某次乔走下楼来正好撞见他们开着门进行着一个甜蜜得过了头的早安吻后,哪怕Erik再如何冷淡地回应她的招呼,她还是笑得一脸“我懂”。
乔是个有耐心的好邻居,她甚至愿意和Charles在楼道间进行很简短的中文对话,纠正他蹩脚的发音。她说很高兴遇到热爱中国文化的英国生物学教授,接着强调了一下尤其是这个教授长得这么好看,还有个棒得要命的男友。
反正Charles是没理解她的话的前后关联性。
虽然有点羞于开口,但他们――确切来说是Erik――向乔寻求关于饺子的原料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乔很惊喜他们愿意尝试动手包饺子。
“说真的,对外国人来说那玩意儿是麻烦了点。”她笑着说,“我母亲今年就在这里过中国新年,我们会替你们准备的。哦对了,你们确定不跟我们一起吃吗?首先我怀疑你们能不能做出可以下锅的饺子,其次我妈妈不会介意你们的。”
Erik想了一会儿替他们两个拒绝了,他说我的男朋友只是有点爱玩而已,我去学学怎么做就行了。顿了一会儿,他又说道,毕竟不能糟蹋了食物然后让我们在中国新年饿死。其实我有点……别的计划。
于是乔微笑着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但那个笑容好像看透了Erik,并且他一点也不怀疑那是真的,乔总是该死地敏锐。
“所以这是真的喽?我们一起在‘除夕’包饺子吃,庆祝中国新年?”坐在电脑桌前的Charles听到汇报后把转椅转向Erik,蓝眼睛在屏幕散发的淡淡白光里闪闪发亮。
Erik叹了口气,蹲在了他的男朋友身前,放心地把自己的头发交给了Charles稍显圆润的手指,“真的,我亲爱的。乔说她会搞定原料。”
“太棒了!”年轻教授的神情是难掩的兴奋,就着手指还插在男友的发间的姿势顺势捧住后者的头,极快地吻了吻他的侧脸,“乔真的是个靠得住的好邻居!”
“这么说她的功劳要大过我的了?”Erik干巴巴地问道,语气讥讽而嘴角上扬,“别忘了就算有了原料,没有我你根本不可能吃上真正可以被称作饺子的食物。”
Charles根本没有计较他半真不假的吃醋,微笑着,清楚得很Erik是怎么溺爱他的。
后来乔竟然以超乎寻常的热情写了一份详细的包饺子教程给Erik,甚至还有几幅手绘的插图。这让Erik不好意思再对着她板着脸了,虽然他清楚乔一点也不在意那个。
接下来的几个休息日Erik没事就窝在沙发里钻研那份私人食谱,以至于差点把所有食物都当成饺子来煮,当然了,他心里那个没成型的打算也帮了点倒忙。
Charles认准的除夕那天正好是两个人共同的休息日,乔下楼给他们送饺子的前身来了,捧着烘焙用的大号烤盘,它装着的内容让Erik有点难以理解:蛇型的长面团,一碗卖相相当难看的肉馅,一袋面粉,以及贴心附赠的一根短木棍――“擀面杖”,教程里中国人这么称呼它。现成的中国饺子外国人没少吃,但没几个人想过它的制作工艺会是多么复杂。
书房里的Charles听到声响就跑出来了,手上还捏着一支红笔,Erik捧着烤盘退到厨房。
“嗨,染!新年快乐!”他尽可能准确地念出了女孩告诉过他的名字和祝福语。
“Though tomorrow is the actual New Year ,but……”乔笑着,对着他以及从后面走上来的Erik,“新年快乐。”
Erik一手揽住Charles的腰,对女孩勾了勾嘴角算作一个友好的微笑。
乔走后Charles显得不太高兴地关上了门,拉着Erik进了厨房,他仰头质问自己的男友为什么不教他怎么包饺子,明明两个人配合会更快一点。
他嘟嘴也没用。Erik在心里偷笑。太阳就要落山了,街边光秃而粗壮的梧桐在橙色的夕阳里显得很沉静。暖色调的光倒没有多少真正洒进屋里,没开灯的厨房显得有些昏暗。正在假装不满的Charles整个人仿佛静止在时光里一般柔和。
“天哪,Charles,”他无奈地笑了起来,心里莫名地就满溢温情,而这可能也影响到了他的语调,“你还记得我教过你几遍怎样做煎饼吗?而且,别跟我说你没看过乔写的那份东西。”
Charles有点心虚,但仍不愿意放弃掌厨的权力,微皱着眉的样子显得很可爱,“也许我可以帮你呢?”
Erik没忍住笑出了声,他一把扳过Charles的肩膀,推着他的后背走向流理台,然后折回把烤盘摆到了外面的餐桌上。感受着Charles的视线无意识地追寻着自己,他说,“你可以动手,但不准捣乱,我才是主刀的,记得吗?事实上,你只要负责吃就可以了。现在先洗手。”
Charles撇了撇嘴,无可奈何地打开水龙头,Erik走到他身后,温柔地圈住他的腰,两人的手在有限的空间内不时触碰。
虽然已经把那份教程钻研了很多遍,但临阵时Erik还是有点畏缩。
“你真的行吗?”Charles仰着头挑衅他。
Erik扭头给了他一个自信的鲨鱼笑,“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专业手工技术人员。”
另一个人在撒面粉揪面团的之后Charles把那张纸捏在手里研究,“第一步,擀面团――Wow,不得不说乔的细节说明简直详细得让我都能看懂了――Erik,说不准以前是你小瞧我了,也许我对中国食物就是有天赋呢?你得让我试试。”
他再抬头的时候烤盘上的面团大小不一形状各异,Erik已经沾上面粉的手停住不动了,仿佛在思考诀窍。Charles有些手痒,放下纸试着揪了几个面团,跟前面几个一样毫不均匀。
“天赋,哈?”他的男友抓紧时间嘲笑他,“你这辈子就是有让别人养活的好命,放弃吧Charles,你根本进不了厨房。”然后他再次做了尝试,欣喜地看到面团在自己手下变得均匀圆润。他炫耀似的晃了晃手。
Charles现在的表情简直称得上羞愤,他盯着那些可怜的小家伙仿佛自己手艺如此糟糕是它们的错,“这不公平!好歹我是个有着牛津双学位的博士!”
“是的是的我亲爱的,”Erik忍不住笑,倾身吻了吻恋人微微涨红的脸颊,“所以你也得有不擅长的东西,这才叫公平,再说我也没有因此就不爱你了。来吧,我教你。”
年轻教授哼了一声,身子靠了过去,也算接受了这充满爱意的告白,但明显还是有些嫉妒男友仿佛生来就有的厨房天赋。
接下去的每一个步骤都大致如此,先是两个人一起碰钉子,接着Erik停下稍作思考,一切都会顺利起来,那些柔软的小东西在好医生的手下变得服帖而可爱。然后Charles被给予指导,虽然他的成果每每不如另一个人的美观,但毕竟能入眼也能吃,好歹不算糟蹋。
天色暗了下去,餐桌上方暖黄色的吊灯打开,屋里只能听见两个男人的说话声和调笑声,温情弥漫在那些白花花的面粉间。
后来Charles面对男友的心灵手巧也放弃了正经的帮忙,他无聊地开始往手指上抹面粉,盘子里的,甚至袋子里的,以此给真正在做事的持家者添乱,像个三岁小孩。
Erik敏捷地偏过头却没躲过袭击,他皱了皱眉,发出嫌弃的语气词,然后扭头看向笑得开心的作恶者,他湛蓝的眼睛里闪烁着暖橙色的灯光,瞳孔里尽是自己的影子。
“像只花猫。”Charles开心地笑了两声,又往他脸上抹了一爪子。他瞪着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柔和得要命。
“别闹,”他一本正经地说,“不然一会儿让你给我舔干净。”
这句话让Charles几乎傻笑起来,他舔了舔不需要什么润泽的红嘴唇,给近在咫尺的男友抛了个媚眼,“我期待着呢。”
那神情可爱得要命,简直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他。
所以Erik单凭手臂一把将他搂在怀里,糊满油和面粉的双手大张在空中。
Charles装模作样地挣扎了两下,脸上笑容一点没减,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别动!”Erik固定住他,想尽可能地在自己满是笑意的脸上挤出一点类似凶恶的表情,“调皮的小坏蛋,早告诉你了,不准捣乱。”
Charles还是在仰头笑着,眼睛晶亮,眨动着仿佛在期待什么。
然而当Erik低下头与他脸颊相贴,他一下子就不乱动了,直到前者狠狠蹭了两下,胡茬刺得他脸颊生疼。估计会多出一些红印,他想。
Erik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松开了他,自顾自地转回身去。Charles在他身后嘟囔,“你是个小人,Erik,你睚眦必报。”然后他走上前去开始乱七八糟地搅拌肉馅,那除了让那碗肉末看起来一团糟外毫无意义。
于是Erik重新停下手去看他,他可爱的恋人低着头,棕色稍长的发丝遮住了那张好看的脸。
“嘿,”他低声说了一句,然后等着Charles抬起头,凑过去在那双红唇上印下一吻,两人再次拉开距离的时候也没真的看出恋人有在生气,然而后者狡黠地勾了勾嘴角的动作也应证了他的想法。
“我觉得这够我们吃的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而看向桌上的一片狼藉,完成的饺子毕竟还是有模有样的,整齐地摆在烤盘的边缘。
“那么……现在煮?”Charles眨了眨眼,看上去很是期待,“虽然那些肉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我得说它们的自然香味还是挺诱人的。”
于是Erik端着盘子走向厨房,留下另一人处理那些油污还有撒在桌上、地上乃至自己的身上的面粉,他一边掸下身上的粉末一边自言自语,“我们应该再问问乔更具体的东西,比如肉馅怎么做,面团是怎么制成的之类的,中国的传统食物都很奇妙,不是吗?”
Erik罕见的没搭理他,因为他知道Charles对中国汤圆也很感兴趣——“那些小东西令人惊叹!中国人是怎么做到让那些团子裹着甜味的陷儿又不留下一丝缝隙的?”——他会被一个健谈的生物学教授吵死的。
在等待饺子煮熟的过程中,他看向窗外,夜幕已全然降临,这时他才感到一丝饥饿。现在他知道那是真的了:和自己真正心爱的人无论做什么事,内心都会被幸福感占据,自己也决不会有多余的心思想到别的事情。
“快七点了。”Charles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身旁,厨房没有开灯,只有燃烧完全的天然气跳跃着蓝色幽光。
“早就听说中国的一些城市允许在除夕夜里燃放烟花爆竹,大街小巷里都有,很多人同时点燃不同的烟火,天上地上都很热闹。”Charles继续说着,没有转头看他。Erik看向他的时候那双湛蓝的眼眸正呈现幽深的蓝色,他猜此时他的脑海中已然浮现满天烟火的盛景。
“不如找一年我们跑到中国去过农历新年,不要北京那种大城市,稍微小一点,除夕夜会很热闹的那种。”他这样平静地诉说着自己的愿望,好像已经认定Erik就是那个会跟他过一辈子的人,有无数个新年他们可以这样策划,然后一起实现。
这让已经看过不少死亡,内心沉着刚硬的医生的内心深处涌进一股暖流,他就知道Charles有这样神奇的力量,带给他温暖,带给他一个普通人能拥有的所有幸福。突然间他就做好了那个决定,不用思虑再三也知道自己不会后悔的决定。
“随便哪一年,无论多忙我都请假陪你去。”于是他这样说道,嗓音不可思议地温柔低沉。
Charles还没来得及惊讶这句话背后的含义,Erik就宣布饺子熟了,让他坐好准备开饭,于是他就乖乖走到灯光笼罩下的餐桌旁坐下,看着他完美的男友为他们的“年夜饭”忙碌。
“别忘了我要醋!”他出声提醒。
等两个人都拿起了筷子,Charles因为尝到美食而满足地呻吟着,大声赞叹自己做的饺子特别好吃,而Erik笑着说别忘了没有一个饺子破皮也是因为我煮得好。
“我确实得承认你是个天生的大厨,你怎么就没想着要去当厨子呢Erik?没准我会因为这个更崇拜你一点。”Charles在用极快的速度扫空盘里还冒着热气的食物,Erik有点担心地提醒他要小心烫,别噎着。
“我还在奇怪你怎么没有选择有关汉文化的专业,不过我觉得你现在已经够健谈的了。”Erik笑着回答他,几乎没怎么动筷子,他的注意力全在对面那个蓝眼睛的可爱男人那里。
“得了吧,你还不如说你已经开始嫌我烦了。”他这样抱怨着,连咀嚼都没有停下。
Erik突然收敛了笑容,放下筷子走向卧室,Charles奇怪地看向那边。
他没多久就回来了,双手堪称轻松地插在居家服饰的口袋里——好吧,也不算轻松,带着弹性的外套因受到过多的压力而下沉。
“你甚至可以继续吃,”Erik微微笑着,稍一偏头,“不过我想最好还是把椅子往外移一点。”
Charles照做了。
“聪明的教授,猜猜我接下来要干什么?”
没等Charles回答,甚至没等他反应过来,Erik迅速地单膝跪在了他的面前。
他的胃猛然抽搐起来。
天哪,还好那可爱的小盒子没有卡在口袋里。他呆呆地想着,面对银光闪闪的指环。
“Marry me,Charles,”他英俊的男友竭力做出一个温和的微笑,“没有鲜花,没有蜡烛,没有音乐——不过那都是给女孩子的,我想——台词也是我现编的,就这么简陋,因为直到三十分钟前我才做好这个决定,在今天,在现在,做出这个动作,对着你,桌上我们一起做的饺子还没有冷掉。好吧这些都是废话——”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呼吸有点颤抖,“没有什么特别的誓言,没有过多的保证,就是两个男人在一起……我愿意陪你一辈子,无论在哪里,无论遭遇什么,去中国可以,你想去北极都行——”
他极快地扯出一个微笑,“好吧我真的想不到别的了,如果你答应我的话我以后还可以再补充……所以,Charles……现在,给我一个答复。”
“Erik。”活泼的教授仿佛被这突如其来的求婚惊呆了,他念着男友的名字,似乎不太确定这是不是一场梦。
“是的,就是我。”Erik鼓励地看着他,身体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Erik Lehnsherr,”他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坚定起来。
“I do.Yes,I do.”
Erik像所有求婚成功的男人那样,紧紧地抱住了他的未婚夫。
别管他们会拥抱多久了,温热的饺子还没有吃完呢。
Fin.

                                                    2014与2015交界

评论(2)
热度(23)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