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Reincarnation·下(合志短篇已完结)

见鬼,一上学去就忘了这茬……

高中狗总算放假了嗯,努力达成三万字w

下篇奉上,HE无误w

======

我知道怎样召回幸福的时辰,

蜷缩在你的膝间,我重温过去。

因为呀,你慵倦的美哪里去寻,

除了你温存的心、可爱的身躯?(波德莱尔《阳台》)

[04]

自从Reese坦白了真相,Finch就再也没有对他流露出那些愤怒和恐惧的情绪。但同样的,失去前世记忆的人类也没有因此接受这个吸血鬼的求爱,甚至没有提到原谅与否。

Reese坚持让他在自己家中休养几天,为此甘愿在白天拉开厚重的帘布,躲在阴影里看着他的爱人――Finch喜欢坐在明亮的地方,手捧热茶,读一本Reese几百年都不愿意翻开的名著。那些袅袅的雾气消散在冬日里淡金色的阳光里,Finch浅褐色的柔软发丝反射亮光,嘴角总有一抹不自知的微笑。这一切让Reese发现,自己死寂的房间有朝一日也能像画一样美好。

但他从来没有说出那个想要坐在Finch身边的想法。他害怕Finch的拒绝,因为来自阳光的美好已经拒绝了他。

三天后,Finch离开了他的屋子,临走时谁都没有告别。至于Reese,他不敢。


Reese坐了下来,用惯常的血腥玛丽招待来访的老友Zoe。他依旧像苦行僧一样喝着他的威士忌,一边接受来自好友的问候。

他告诉对方,他找到Harold了。女人惊讶地挑眉。

“那么,他怎么样?”

Reese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理想,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口,“Harold被Kara吸了血,就在上星期。那女人没死。”

Zoe竟然没对这个消息表现出惊讶,“你觉得她是想复仇?”

“不然怎样?”Reese抿了口酒,“她太骄傲了,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竟然打电话朝我炫耀,所以我才能及时赶到。”

“你错了,John。”女人摇了摇头,“Kara在帮政府做事,这不是私人恩怨。”

Reese皱眉,“不会的,Harold怎么会跟政府有关?”

女人笑了起来,“不要质疑我的消息,John。至于Harold,我不知道,你得问他才行。”

她仰头喝下最后一口酒,从包里拿出了一包烟,抽出一支递给Reese。后者显得有点犹豫。

“好久没抽了。”他看了对方一眼。

Zoe把烟硬塞到了男人手里,“你知道我最看不得你这苦情脸,John。你可不能再拒绝吸血鬼的消遣了。”

Reese因为这句话而再次犹豫了几秒。

“好吧。”他站起来,“我去外面。”

甜美的血液、尼古丁和毒品是所有血族都难以拒绝的三种事物。前者是他们赖以为生的食物,而后面两者能给他们这些死去已久的身躯带来远超常人的快感,再加上――他们又不会上瘾。所以,按照Zoe说的,偶尔找点乐子,何乐而不为呢?

更何况,他也不可能有别的快乐可言了。

Reese叼着烟,站到了后门外的屋檐下,摸出打火机,侧过头,为了遮挡寒风而伸手捂住火焰。火苗在幽幽跳动三两下之后消失。他深深地吸了一口,闭上眼,屏息等待快感的电流流窜过全身。

他在吐气后缓缓睁开眼,然后僵在了原地。

Finch就站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而他却沉浸在尼古丁带来的快感里,相信自己刚才的表情一定是不得体的迷醉。

“我――”他慌张地举起手,却发现香烟仍在自己的之间燃烧,他立刻想把它丢在地上。但Finch却先一步握住了他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Reese惊讶又疑惑地望向他们相握的手,后者立刻松了手。

“我没想打扰你……”人类犹豫了好久才开口。

“不,我不该抽。”Reese马上说,但却没有再次扔掉它的打算。血族在黑夜中极佳的视力让他把人类脸上可疑的红色看得一清二楚,这让他更加疑惑了。

“你可以继续。”Finch低着头说道,那些可爱的红色已经蔓延到了耳尖。

“那你……”

“我可以看着。”他飞快地说道。Reese差点没能听清那些吐词,但他突然领悟了人类心里那些隐秘的意愿。

他喜欢看我――看我的那些……表情。

他强忍住不让自己窃笑出声。

“好吧。”他清了清嗓子。

他故意站得远了点,好让永远那么薄脸皮的恋人不要尴尬。他用余光注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也看到了那个人眼中越来越难掩饰的着迷。

他勾了勾嘴角,让自己和Finch对面而立,然后扬了扬手中剩余不多的烟。“想要试一试吗?”他承认自己是故意用上那种蛊惑人心的低沉嗓音的。但是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只是想逗一逗他而已,并没有料到Finch下一步动作会给他们造成什么后果。

Finch恍惚地摇了摇头,依旧着迷地盯着他。接着,他像做梦一样,缓缓伸出右手,让它轻柔地覆上了他的脸颊。

Reese听到了自己理智烧断的声音。

他已经没法判断为什么内向的Finch会做出这种举动了。他所能做的只是快速地扔掉那支烟,左手紧紧抓住那四根柔软的手指,不让它们有机会逃离,右手则揽住了对方被衣服层层包裹的腰。

“别嫌弃烟味。”他毫无诚意地说完这句话,随即猛地吻住了对方。

吸血鬼克制多年的荷尔蒙终于在这一场热吻里喷薄而出,由此引发的情欲不可抑制地冲刷两人的全身。Finch被释放出兽性的Reese吻得步步后退,终于抵住了后巷冰冷的墙壁。

这个吻因为过于渴望而失去了所有技巧和章法,两个人的舌头胡搅蛮缠,不断有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两个人的下巴流淌,滴落在Finch的围巾上。Finch捧着他的脸,热情地追逐他的舌头,全然不能分心在意男人嘴里苦涩的烟味,同时因为另一双手隔着衬衫的揉搓而毫不顾忌地大声喘息。

Reese重重地吸吮他的嘴唇,依依不舍地放开之后开始转移阵地。他顺着晶莹的唾液往下吻去,解开厚厚的羊毛围巾,啃咬人类白嫩的脖颈。当感受到那充满生机的突突跳动的血管时,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獠牙了。唾液因为这香甜的气息大量分泌,他贪婪地用舌头去摩擦舔舐,似乎妄图把柔嫩的皮肤舔破,好品尝到鲜血的滋味。

吸血鬼发出本能的呜咽,听起来焦急又胆怯。他在等一个词、一句话、一份许可,好让他被冷冻血浆麻木多年的味蕾接受美味的洗礼。

“John Reese!”女人惊怒交加的声音拉回了他的理智,他猛地从那可口的脖颈上撤离,情迷意乱的人类为此不满地轻哼一声。

“天啊,你们最好吹会儿冷风再进去。”Zoe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简直不可理喻。”

******

白昼穷尽了,我站在你面前时,你就可以看到我身上的伤疤。知道我受过创伤,也已经痊愈。(泰戈尔《飞鸟集·289》)

[05]

要说Zoe Morgan和John Reese的友情有多么长久,那可得追溯到他们的少年时代――人类意义上的少年时代。

每当这对“双双死去”的吸血鬼朋友在夜深人静时回首往事,喝高了的成熟女人总得嘲讽地说,我可是暗恋了你那么多年啊,John。

另一个当事人只会露出毫不在意的微笑,无数次地回答她,奈何我遇到了Harold。

没错,Zoe Morgan同样是一个与Finch的前世有过来往的吸血鬼。正因如此,她知道自己生前就没能争得过那个优雅的伶人,在死了三百多年后就更不可能了。但是,曾经的友谊经过时间的考验,他们的关系,或许说成“家人”会更合适一点。

另外还需一提的是,Zoe在人类世界里的身份是个神秘的掮客,来无影去无踪,办事永远万无一失。也正是因为这个职业的缘故,从未有人怀疑过她的身份。

综上所述,当得知这一世的Harold Finch在做的秘密事业之后,她对这件事的关心程度绝对上升到了旁人不能想象的高度。

“你不能继续做这件事了,你必须停下。”在一个秋日的夜晚,她当着那对小情侣的面说。是的,“那对小情侣”的意思是,Reese和Finch,一个吸血鬼和一个没有前世记忆的人类,已经在一起快两年了,交往起源于那次“后巷事件”――Zoe语。

自从Finch在那晚发出了和解信号之后,不老不死的吸血鬼用上了自己惯有的厚脸皮,牛皮糖一般黏在了人类身上。后者在Reese连续三个白天出现在自己的校园里后,终于忍无可忍地把他赶了回去――当然是在被迫答应了吸血鬼的追求之后。身边的人渐渐习惯了这一对的相处模式:在阴暗处相会。Finch的所有朋友都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个高大英俊的男友如此不喜爱阳光――他们真的很难在白天看到他。

Reese才是最习惯这种模式的当事人。他和Finch住在一起,陪伴他直到人类必须补充睡眠为止。他冰箱里的冷冻血袋都被清空了,因为Finch认为那对于吸血鬼来说完全是垃圾食品,现在那里面塞满了人类的食物。至于Reese的伙食嘛,他会在每个周末的晚上咬破Finch的血管,享受份量不多但是营养丰富的一餐。最美好的当然是紧接其后的饭后运动――除了胃里的饭菜之外,他们还有血液里翻滚的情欲需要消化呢。

那些拥抱、接吻和Harold甜美的血液,无一不让Reese想起前世,他的Harold即使在他变成吸血鬼之后也没有放弃对他的爱,他没有惧怕光明与黑暗的势不两立,他让Reese早已失去作用的心脏里满是暖意。他知道自己是那些记忆唯一的收藏者,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知道Harold的灵魂永远爱着他,这就够了。

只要拥有了这个人,他就拥有了光。整个世界的黑暗在他面前变得不值一提。

不过此刻,这个话题可是扯远了。肉麻的情话还是让他们放到床上再说吧。

“为什么?”Reese代替Finch发问,“我还以为我们已经谈论过这件事了。”他已经获得了人类的信任,得知他们正在从事的秘密事业。Finch甚至没怎么费心说服,他就无条件地支持了。

“现在不一样了,你保护不了他们。”Zoe把一叠文件甩到桌上,“政府想要灭口,他们卷土重来了――猜猜这帮杀手的领导是谁?老朋友,Standon。”

Reese因为这句话而不满地啧了一声,“看来两年前的两颗紫外线弹也没能让她记住教训啊。”

“可是……”Finch说,“如果他们想要灭口,那么我们现在停下这份事业也没有意义了。何况机器已经建成了。”

“你必须警告你的朋友。”Zoe严肃地说,“他才是最有可能受害的那个人。”

自从Finch和Nathan毕业并创办IFT以来,他就一直躲在幕后,专注于建造机器,把所有社交活动都丢给了活泼外向的好友――好吧,他占有欲十足的男友可能也起到了作用。

“如果不卖呢?”Reese问。

“不,John,我们不能把这个潘多拉之盒留在身边。”Finch迅速否定了这个想法,“没人能经受住这么大的权力的诱惑。”

“你可以,Harold,”Reese握住他的手,轻柔地说,“我相信你。”

“我不可以,John。”Finch苦笑了一下,“我不是圣人,更不是上帝。没人能扮演上帝。”

“在两个吸血鬼面前谈论上帝是不是有点讽刺?”Zoe打断了这对情侣的对话,“总之你们要万分小心。”

她看了一眼那个重新坠入爱河的吸血鬼,“我可不能再看一次John因为你的死而发狂的样子了。”

而她提到的家伙却毫不顾忌地在旁人面前亲吻了恋人的侧脸,再次向他强调了一遍自己的立场,“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保护你的,Harold。”

******

你愿意时就熄了灯吧。

我要理解你的黑暗,热爱你的黑暗。(泰戈尔《飞鸟集·288》)

[06]

Nathan Ingram,他们共同的朋友,死于机器转交给政府后的第二天。

Finch的意识被来势汹汹的火光吞噬,他闭上眼睛,耳畔安静得只剩下爆炸后那一阵单调的嗡鸣。


每一个与此有关的人都在自责着。Reese无疑是愧疚感最深的那一个。他不仅没有保护好Harold,还让他最好的朋友死在了他面前,这个事实想必伤透了Harold的心。

但Finch并没有告诉他真相。他拖着残破的身体,离开了挤满寻找家人或者是遗物的家属的病房,离开了那一片充满哀恸的地方。

他从没有告诉Reese,自己是一个多么自私又自大的人。他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想扮演上帝,只是为他抛弃那些“不相关号码”的行为开脱,天真地以为就此足以洗刷他的罪名。他是个小人。

现在他终于自食其果了。

Finch呆呆地看着屏幕,好友的照片下,醒目的红色字体尽职地提示他,“不相关”。突然间,删除程序开始运行,数据在他眼前飞快地跳动,然后消失。

新的一天开始了。

他狠狠地摔倒在地,任凭脊椎骨上传来的疼痛和心脏合作,一同将他撕裂。


Reese从医院找到他的公司,再找到这个隐蔽的图书馆。警方收集的遗物告诉他Harold死了,但他知道他没死,他仍旧能感受到他的灵魂。然而得知这个事实并不能阻止他在见到瘫坐在地的爱人时表现得惊慌失措。

Finch任性地拒绝他“先去治病”的请求,仿佛是对自己的惩罚。Reese迫不得已,只好用上吸血鬼催眠术,这才成功把安静下来的Finch抱在怀里。

手术很成功,但这并不能改变这具身躯已经伤痕累累的事实。Finch的下半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Reese坐在病床旁,看着那个人苍白的脸色。这一世的第一次,他提出要把他转化成吸血鬼。

“这样你就可以借助血族的自愈能力来恢复了。”他是这样请求的,“你会变成健康的人,最起码你可以再次行走。”

“但是我会死去。”Finch平静地听完,竟然淡淡地笑了起来,“从此我只能在阴影里行走。不是吗?”

Reese沉默了。他是对的。

“你知道,Harold,”Reese低声说,“上辈子,我不知为这件事求了你多少次。因为那个时候的我没有办法承受没有你的孤寂,我恳求你陪我站到阴影里,陪我度过千万年的时光。”

“而我拒绝了?”他问。

“你拒绝了,当然了。人类对于阳光的热爱和依赖其实远超他们自己的想象。”他叹了口气,“你恳求我不要责怪你的自私……我怎么能责怪呢。”

吸血鬼继续说了下去,“所以我想,至少我们还有数十年的时光可以挥霍。我甚至自私地想要在你老得奄奄一息的时候再初拥你,那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Finch大概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但是,没等那一天到来,我先见到的却是你的尸体。”再次回忆往事的痛苦让他下意识地握紧了Finch的手。

“我一边承受着三百多年的孤独,一边幻想一个好的未来……遇到你的转世后,我会强行转化你,这样你就可以永远留在我身边了。”

“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他再度叹了口气,“我不能剥夺你拥有光的权利,在自己已经失去之后。”

“所以你放心,Harold。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陪着你吧。直到你老死,我再在这大千世界里兜转个几百年。我会再次遇见你,我们还会拥有无数个快乐的几十年……这也足够了吧,我想。”

他俯下身,浅浅地吻了吻爱人的嘴唇。

“好好休息,Harold。”他大步走了出去。


Nathan的葬礼规模很小,相当对不起他这个CEO的身份。牧师站在墓园的草地上为死者祷告,数量不多的悼亡者们穿着肃穆的黑衣。

坐在轮椅上的人和他的守护者待在人们不会注意到的树下,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Harold Martin已经死去了,在医学意义和法律意义上。”Finch突然说道,“除了我的朋友Grace,没人会记得他。”

“我不能算一个吗?”Reese微笑着打趣。

Finch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倒开启了另一个话题,“吸血鬼会有死去的那一天吗?我是说――真正的死。”

“当然会了。”Reese说,“太阳让我们灰飞烟灭。”

察觉到人类的瞪视,他赶紧补充,“少量的紫外线是不会致死的,只会晒伤我们。”

Finch明显还在为这个回答感到不满,他刚想说些什么,但Reese打断了他,“好了,Harold,你真正想说的是什么?”

“……我在想,自己能否忍受长久的黑暗。”他沉默了一会儿,对吸血鬼说了实话。话里的隐藏含义让Reese屏住了呼吸。

“这些天,在病房里独自待着的时候,我开始学着感受你的孤单。”Finch说,“我想起之前和Nathan共度的时光,接着又想到了你。然后我意识到,你所轻描淡写的孤寂,那是多么可怕的事物。那是随着漫长的时光,可以渗入骨髓的孤独。”

Reese安静地听着。

“我觉得我不可以自私下去了,John。”他说,“无论是对那些不相关号码,还是对你。”

Reese居然有点不敢相信这几句话了,他下意识地捏紧拳头,等待着对方的下一句话。

“我会和你一起走在黑暗里,我会提供给你一份工作……一份救人的工作。因为我没有办法在这一切发生之后,再一次忽略那些和我一样的芸芸众生,看着他们一个个陷入危机,死去,然后告诉自己,那些只不过是不相关号码。”

“你会成为我的员工,John。和我一起完成这项事业。”他的笑容显得有些紧张,“因为我记得你说过,你参加过很多场战争,还在不同的国家当了几十年的特工。我需要你,各种意义上的。”

Finch没有办法大幅度抬头,于是他拉着吸血鬼的袖子,示意他蹲下来,让自己可以看着他的眼睛,说出最后一句话。

“转化我吧,John。”

吸血鬼的表情却因为过度惊喜而显得相当迷茫。

他好笑又无奈地叹了口气,提示般地握住另一个人的手,再度给了他一个坚定的陈述句。

“我愿意走到你的黑暗里,吸血鬼先生。”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春日的微风拂过树梢,远处的人们正在为亡者默哀祈祷。他们藏在婆娑的树影里,Reese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你是说……”良久,吸血鬼终于开口了,声音出人意料地沙哑。他紧紧盯着轮椅上的人类,生怕这个太过美好的梦境下一秒就会破碎。

“再说一遍吧,哈罗德。”他几乎是哀求道。

“你将不再孤单了,John。”Finch微笑着,给了只属于黑暗的人一个最好的回应。然后他闭上眼,任凭丢脸地湿润了眼眶的男人在晴日的树影里吻住他。

Fin.

                                                                       贴出于20160131


评论(8)
热度(61)
  1. 夏山怒35Rums 转载了此文字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