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情人节快乐!对不起我忍不住开了新坑orz

三天前我是这样对自己说的:旧坑一大堆!敢开新坑就剁手!

现在:剁手也来不及了:p

对不起菇凉们,为我的不负责任……

人设我不多说,大家以后可以慢慢挖掘(如果我能写到的话:p)

======

[01]

九月初的午后时分本该阳光灿烂,这时却被厚重的乌云遮住了往日的明媚。并不十分平整的水泥地上还在返潮,好像大雨时刻都有可能倾盆而下。Harold Finch拎着他老旧而干净的黑色皮箱,穿梭在普亚卢普这个小镇湿热的空气里,被标准的三件套裹得几乎喘不过气。

绕过样式陈旧的街巷,他感到自己越走越偏了。古早的地图压根没标出他的目的地所在,此时他除了暗暗祈祷之前的少年给自己指的路是对的之外毫无办法。

“嗨,华尔街仔。”看来上天并不怜悯他,在拐入一个偏僻的小巷后,三个奇装异服的黑人少年拦住了他的去路。为首的那个嚼着口香糖,头上脏兮兮的鸭舌帽时尚地歪戴着,一副标准的混混配置。

“这地盘可不是政府免费的观光道,没人告诉过你吗?”为首的那个说着,剩下两个汗津津的男孩坏笑着,开始配合默契地逼近Finch。

Finch在心里叹气的同时盘算着自己有多大机会保住自己的箱子。

“我有钱。”他首先这么说道。这些只是小混混,把今天这事看成破财消灾之后他也就放松了许多,“不多,我可以都给你们,只要你们别动我的箱子。”

男孩们在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爆发出刺耳的大笑,这种贬低性的笑声让Finch不舒服地皱了皱眉。

“噢,天,你真的很没有常识,华尔街仔。你从来没有被打劫过,是不是?”为首的男孩哈哈大笑着,接着他的脸色突然一变,“把你的箱子打开。”

“那不可能。”Finch瞪大了眼睛。他后退一步,右手则下意识地攥紧了把手。

“我再说一遍――”

“他说了那不可能。”低沉的男声直直插入剑拔弩张的对峙,第五人的出现即刻把局势拉回了平衡。Finch惊讶地往他的背后看去,穿着白色棉T恤的男生岔开双脚立在他的身后,高大的身材和阴沉的脸色让他看上去比三个小混混更具胁迫感。

“你又来多管闲事了,Reese。”

“你又出来丢人现眼了,Bill。”男生冷着脸回复道,“在我用篮球把你砸成脑震荡之前,快滚。”滑稽的是,他确实抱着一只灰不溜湫的篮球。

“我有三个人,你睁开眼看清楚,该滚蛋的是你。”叫Bill的男孩的脸色同样不好看,但从他的眼睛里就可以看出来,他其实并不像叫Reese的男孩那样底气十足。

“真的?”Reese盯着他,突然笑了起来,像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我们大可以打一架试试,但你不会像上次那样,被我踹一脚就得过敏症了吧?”

三个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小混混被吓走了,而这个叫Reese的青年只靠言语威胁就赶跑了他们。Finch愣愣地站在原地,因为刚才的千钧一发还有点回不过神。

“欺软怕硬。”Reese哼了一声,重重地拍了两下篮球,好像把对那些人的不屑都倾注到了球里。接着他重新把球收进怀中,身子则转向Finch,“你去哪儿?”

“什么?”

“你刚才是不是向一个棕发小鬼问了路?”Reese这么问道,却没等对方回答就自顾自说了下去,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他们是一伙的,那个小鬼叫Jack,很机灵,只要不是这块地方的人向他认路,他就往这个方向指,有Bill和他的人在这儿晃荡――所以你迷路了,你想去哪儿?”

Finch被他这种不给他人留余地的说话方式噎了一下,只好先扶了扶眼镜作为缓冲。“……波恩中学。”

青年显得有点吃惊,继而打量他的眼神也变成那种不带恶意的怀疑,“你去那儿干嘛?今天可没开学……而且你也不像个学生。”

Finch笑了笑,“我要在那所学校教书。”

“不可能。”Reese笃定地说,“你比我大不了多少,最多是个大学生。”

“事实上,我毕业了。”Finch感到有点好笑。

“真的?”青年发出一声怀疑的喉音,“从哪所大学?”

“我想我们可以在路上讲――我是说,如果你有意为那我带路的话。”

“我正准备去学校的操场打球呢。”他顿了顿,然后露出那种只属于少年人的那种笑容――露出白白的牙齿,纯真快乐又带着点狡黠,“本来我只能翻墙进去,不过现在――我好像找到进门的正当理由了。”

他一边说,一边迈动步伐,Finch赶紧跟上他。“但是快下雨了。”Finch对他的行为感到有点费解,只能好心提醒。

“在雨里打球多爽啊。”青年在此刻展现出了他活力十足的一面,他脚步轻快地大步走着,好像下一秒就会蹦跳起来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雨越大越好,你只管投篮,什么都看不清也不要紧,雨珠打在你脸上会发痛,但你从来不用为口渴发愁――”他的语调突然间沉闷下来,因为Finch忍俊不禁的笑声,“哼,你尽管笑好了,没试过的人是不会理解在雨里打球的快乐的。”

“不,不,”Finch赶快解释道,却仍然没能压下嘴角的笑容――这个青年拥有跟当年的他多么相似的疯狂劲儿啊,就凭这段话,Finch觉得自己对这个善良又活力十足的青年已经颇具好感了,“我没有任何嘲笑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爱,Mr.Reese。”

“我什么?”青年拔高音调反问他。

Finch咳了两声,尽可能让自己显得正经一点,“你很可爱。”

身旁高出他小半个头的青年却由此陷入了沉默。Finch有点不习惯闹哄哄之后这种突如其来的安静,他转过头想看看对方怎么了,却正好撞见青年发红的耳朵。

“你笑话我。”Reese低声说。

“我没有。”Finch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没有?老天,我才不要被形容‘可爱’!而且――你为什么叫我Mr.Reese?”青年几乎是大喊着朝他抱怨,“难怪他们要打劫你,你就像个有钱的老古董。”

“我当然没有笑话你,Mr.Reese。”Finch在心里为青春期男孩的情绪化而暗暗发笑,而他即将成为几十个这样的男孩女孩的老师,并与他们朝夕相处,“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认为这样叫至少能体现对你的尊重――你觉得呢?”

自尊心过强的青年皱着眉,好像还想憋出什么话来,但他低着头走了好久,最终也是闷闷地开口,“John Reese。”

“John。”年长的那位了然地喊了一声,随即岔开话题,“我猜你也是波恩中学的学生?”

“高二。”男生回答了他。他们沉默了一会儿,Reese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教哪门课?”

“数学。”

Reese一脸震惊地停下不走了,“我听同学说,Old Coulman今年也许不教我们了。”

“Old Coulman?”

“之前的数学老师,是个苛刻的老头子――感谢上帝他终于退休了――你不会有可能是我的新老师吧?”

“我可不能保证。”Finch也因为这种可能的缘分而感到有点莫名的兴奋,他笑了起来,“你不希望我是你的老师?”

青年再次怀疑地打量了他几秒钟,然后才重新迈动步伐,这回他显得沉稳多了。“你可能比Coulman要好。”他犹豫地说。

“这我同样不能保证。”Finch再次回道,看到学校的轮廓在远处一点点清晰起来。不幸的是,细小的雨珠也在此刻开始下落,Finch只好认命地蹲下身去,从皮箱里取出自己的伞。他听到男生嘟囔了句什么,大概是“这么多书”之类的。

“你自己用就行。”当Finch把伞打开时,Reese已经自觉地走到了一米开外。

“跟我站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不能这么疯,”Finch说,“我不能看着你淋湿。”

“没那个必要。”男生仍然没有要走过来的打算。

“快点,Mr.Reese,我说不定还会是你的老师呢。”Finch假装严肃地说道,这句话终于成功地让高个子青年钻到了伞下。

“只是也许而已。”青年抱怨着他的专断,却伸出一只手把伞接了过来。“我比你高一点。”他像是怕Finch不懂似的解释道。

“看得出来。”Finch为这个大男孩的体贴愉悦地耸了耸肩。

雨很快就下大了,是正如Finch所料的那种瓢泼大雨。暴雨击打地面的噪声让他们不得不把聊天时的音量放大,又在被强风吹得倾斜的雨珠的威胁下把身体靠得更紧。

“再见,Finch。”他们分别的时候,Reese还是没听他的劝站到了雨里。男生不停眨着眼以抗拒雨水的洗礼,Finch这才发现他有双相当漂亮的绿眼睛。

“你可不能在背后叫我Old Finch之类的绰号。”他笑着打趣说,“再见,John,谢谢你的拔刀相助。”

男生拍着篮球跑远了,Finch站在原地大喊着提醒他小心感冒――他正在学着为人师长,从这个男孩开始关心起。

“你比我妈还啰嗦!”男生在雨里尽其所能地大声喊道,Finch能隐约辨别出他嘴角的那个愉快的弧度。青年修长的腿轮番加速迈动,他奔跑着,像只矫健的、天不怕地不怕的豹子。

======

TBC(又开始作了orz)

                                                                                   20160214

评论(14)
热度(130)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