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05(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见鬼,老李越写越纯情了【。纯情小处男?(划掉):p

自己都觉得会不会太甜了……orz

======

[05]

Finch脚步平稳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对这条二十分钟步程的归途建立起深刻的条件反射,他微微低着头,任由思绪不受拘束地滑向远方。

John。当然是John。仅仅因为初见时这个年少气盛的年轻人的出手相助,他一直都对这个学生抱有相当的好感,相应地,他花在这个学生上的时间也偏心的比他人要多得多;值得庆幸和欣慰的是,作为一个老师,他的付出并不是单向的,如同泼出去的水;相反,他可以充满自信地说,他最看好的学生同样喜爱他、信任他,并且正不断努力着,只为不辜负他的期望。还有别的几十个青春年少的孩子,他们同样喜爱他、尊敬他,一个老师做到这种程度,他相信自己总算是对得起这个职业了。

但是最近,他最喜爱的学生好像出了些小问题,不仅捂着不肯让他知晓,甚至在一点点远离他――这也是让他最感到疑惑并且担心的一点。

问题大概是出在星期二――按照他的推算。从星期三开始,John在数学课上就很少抬头了。Finch一开始以为他在神游,但是被叫起来回答问题时,他的思路依然准确清晰;然后就是拒绝交流,男生在周三早晨的数学课后找到自己,含含糊糊地说了个蹩脚的理由――他有点忘了那是什么,大概是光顾着观察他的学生有些古怪的神态了――之后的两天就再也没有在他的办公室出现过。今天是星期五。

突兀的石子滚过地面的声音划过了他的思维。

他猛然停下了脚步。

有人在跟踪他――是谁?那些人?还是又只是来自街头混混的找茬?他的心跳因为前一种猜测而陡然加快了,肾上腺素因为激动和恐惧而大量分泌,他的呼吸则开始微不可察地颤抖。他看了一眼道路,再过一个拐角就是他租来的公寓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人引到家里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无论你是谁,请你立即出现在我面前。”至少他的声音还能保持冷静,这倒是令人欣慰。

接着就是慢吞吞的步履挪动的声音,鞋底沮丧地和粗糙的地面摩擦着。

“是我。”

他用一种自己甚至不敢想象的速度转过身去,甚至因为惊讶和运动过速而产生了一瞬间的眩晕。

“John!”他又惊又怒,一时间忘记了礼仪。

“别生气,好吗……我可以解释。”背着单肩包的青年用一种畏缩的姿态站在他的面前,那双湿润的绿眼睛因为歉意而低垂了目光。

“那你最好给我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他硬梆梆地说。

“……我不想回家,今天。”青年首先这么说道,然后抬眼观察他的反应――表情没有任何松动的迹象。

“你能想象吗?那个人……好吧,Miller叔叔,”青年艰难地吞咽了一下,“还有他的亲人,都将要到我家吃一顿晚餐!你猜那个――Miller叔叔――你猜他是怎么说的?‘家庭晚宴’!天呐!而且……谁知道这以后他们要干什么。”

“他们”明显指的就是作为中心人物的两个大人了。青年说着,难以忍受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

“所以你跟踪我?想要跑到我家里来?”这根本就构不成什么正当理由。Finch心里的怒火还在燃烧,他很想转头就走,并且勒令他的跟踪者赶快回家――这件事本就应该这么解决。但是……那双湿润的绿眸子跟他对视着,小狗一样可怜兮兮地祈求着他的原谅和怜悯。

他气乎乎地瞪着对方良久,最终还是一句重话都没能说出来。“如果我没发现你呢?你就一路跟到我的家门口?”他没好气地说。

“爬窗是个好选择――你说过你家在二楼。”青年说起话来还是有点胆怯,但大概他敏锐地意识到了自己的目的有望达成,更加谄媚地补了一句,“你也说过你不会做饭――只要我在的话,你绝对能够吃上满汉全席。”

Finch气得差点没把公文包拍上他的脑袋。

“我怎么跟你的父(pare)――母亲(mother)交代?”

“只要说补课,顺便寄宿就可以了。”青年逐渐放下心来,语气也更加大胆,“我妈忙着呢,她才不会管我那么多。”

“在学校随随便便就爽约,现在倒想起我这个老师来了?”Finch气不过,忍不住又讽刺了两句。

没想到青年一听这句话,重新变得支吾起来,脸颊也少见的开始发红,“那不一样啦……那是,那是因为……”

他犹豫了半天也没能把话讲完,Finch也没招呼他,转身就走,高个子男生三两步赶了上来。


趁着他打电话给Reese的母亲之际,青年倒是毫不客气地翻起了冰箱,倒腾起了食材。他挂掉电话,倚在玄关处想了想,翻出钥匙把书房给锁上了。这一切做完后他走到厨房,Reese已经穿上了他都快忘记自己塞在哪儿了的一件围裙,正在捋起校服的袖子。

“你倒是一点都不认生。”Finch好奇又好笑地打量他,两截露出的小臂的线条因为主人的勤奋锻炼而显得优美极了。

“你不是不做饭吗?为什么会有围裙?”Reese顺口问道,他进了厨房之后就没停下手上的动作。

“房东太太留下的。”Finch觉得自己干站着有些过意不去,他开始解西装外套的纽扣,“要我帮忙吗?”

“只要你会洗菜切菜。”Reese一边指了指被放在流理台上的两只土豆一边抱怨,“你家的厨房像是被扫荡过一样干净。”

Finch因为这个比喻而笑了出来,“你不能指望一个不会做饭的单身汉的冰箱里能有多么丰富。”

男生的手顿了顿,又立刻恢复了动作。“我可以一直给你做饭。”他的语气轻松得像个玩笑。

Finch倒是为了这个玩笑笑开了,“那我很快就会被校长开除的。”

Reese没有笑。


吃完简朴又让人心满意足的一餐后,Finch用餐巾抹了抹嘴角,站了起来,“我去洗盘子。”

Reese紧跟着他站了起来,“我来吧。”

“你已经犒劳过我的胃了,Mr.Reese,”Finch又变回了那个嘴边永远挂着温柔的笑的数学老师,“该让你灵巧的双手解脱了。”

男生看上去还想坚持,Finch一边收拾着盘子一边故意问他,“你的家庭作业做完了没?”

这下男生彻底服输了,他做出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你这个魔王。”他嘟囔道,音量却足以让Finch听清。

“是你自己跑到我的巢穴来的。”Finch笑着回道,“好啦,书房堆了杂物不能进,自己找个地方坐;想看电视也可以。”

这一天里两人的最后一次小小的争执是围绕着谁睡沙发展开的。Finch坚持不能让一个孩子――“我都十七了!”Reese辩解道――睡沙发,而且自己的身材明显更适合那块窄小的区域。

“干脆一起睡得了。”Reese脱口而出。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他自己先摆摆手把这个方案否决掉了。“好吧,我睡床。”他无奈地说。Finch对这个顺从自己的回答感到满意,然后答应了和他一起看会儿电视。

Reese握着遥控器先转了一轮,Finch拒绝和他一起欣赏NBA球赛,高中生则反过来表示对世界新闻没有兴趣。

“啊,在放《罗生门》。”

Reese只扫了一眼,“不要。”

“这个台在讲考古呢。”

“不要。”又切过去。

“噢!费加罗的――”

“不要歌剧!”Reese再一次拒绝了他的请求,大喊了一声后快速地把台切到了下一个频道。Finch终于对这个霸道的家伙感到生气了,他瞪着他沉默了两秒,突然间伸手去抢对方手里的遥控器。而坏心眼的高中生显然早有准备,长期的篮球训练让他不知道比自己一个死读书的家伙敏捷了多少倍,他丝毫不出意料地夺了个空。

幼稚的青年得意地大笑,但是Finch已经愤愤地把身子转了回去,打定主意要这个没礼貌的家伙主动道歉。男生在下一秒扑了上来,亲热又毫无顾忌地环住了他的肩膀。

“嗨,开个玩笑而已,你不会这么容易就生气了吧?”Reese还在盯着他笑,一副没脸没皮的样子,温暖潮湿的呼气直直扑到他的脖子上。Finch在自己裸露的皮肤被激起一片鸡皮疙瘩前挣脱了他。

“Mr.Reese,请你注意界限!”

“噢,抱歉。”青年显然也意识到了,立马慌慌张张地把手收了回来,脸竟然一下子变得比他还红。

Finch叹了口气,对这个没规矩的学生没一点办法。“只是一句提醒。”他无奈地说。

“是啊是啊,提醒我Mr.Finch是个private person。”理亏的青年不甘心地吐了吐舌头。

“Private person?”Finch为这个形容歪了歪头,他露出一个思索的表情,又让它又渐渐转化成了一个微笑,“Private person。是的,这是个很适合我的形容。”

======

TBC.

                                                                                   20160218


评论(20)
热度(84)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