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08(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计划赶不上变化,我好像有点脱离大纲了orz希望以后不要变成脱缰的野马orz

然而毕竟到第八章了,希望自己不会坑orz接下来会写一个短篇,可能会摸会儿鱼?

致力于把文写成冰山,虽然鱼唇的po写出的东西不会有很深可挖,然而毕竟可挖的地方还是很多的233如果你们能思考每一个细节的用意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

[08]

周五的放学时分,Finch沉默地穿过三三两两并肩谈笑着的年轻人,径直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他的身后跟着同样闷声不响的高个子男生。

距离他们上周四在办公室里小小的争吵已经一整个星期了,Finch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那样,与对方进行了一场尴尬得要命的情感问题交流;事实上,他和John之间那种莫名的疏离已经持续一整个星期了。男生不仅这些天的下午没有在他的办公室出现过,甚至在课上也会刻意避开自己的目光。虽然那勉强可以算是一次“争吵”,但Finch完全想不明白青年究竟有什么别扭可以闹,毕竟最尴尬的人应该是自己不是么?对于“自己的男学生可能喜欢自己”这件事来说――“可能”这个词则完全出于他的内心对于这个论断的那种近乎侥幸的心态。

但这些都不是让Finch一反常态地在下课后干脆地截住慢吞吞地理着书本的男生,简短地说出“跟我来”之后转身就走的主要理由。

Reese走在他的身后,不情愿地跟上他急匆匆的脚步。在穿过冬日校园里光秃秃的紫藤萝廊道时,男生终于没忍住一步跨到他的身边开了口,“我今天约了人打球的。”

“那些可以等。”Finch没有对他留情面。青年摸了摸鼻子,不再说话。


“我只有三个问题要问你,Mr.Reese,然后你就可以去找你的同伴们了。”关上门后,Finch站在窗前朝他的高个子学生发问,甚至没有费心把自己安置到办公椅里,“请解释你脸上瘀伤的来处、连续三天上交的作业里歪歪扭扭的字还有这星期对我躲躲闪闪的态度。”

男生看上去被数学老师前所未有的气势汹汹吓住了,有点心虚地再次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鼻梁。

“我没有躲你。”他首先这么说道,没了下文。

Finch对这个回答感到不满,“我希望你能按顺序回答我的问题。”

Reese由此再次陷入沉默。今天的天气是多云,冬日的下午三点,没开灯的办公室里已经显得昏暗,他们就在昏暗里面对面站着。

“摔的。”他简短地说,低垂着眼帘。

“真的?”数学老师反问道,得到学生小幅度的点头。

“可我觉得你打架了,Mr.Reese。”这下高中生猛地抬起头来,看见他的老师对他露出了一个完全不能被称作笑容的微笑,“我不止有你一个学生的。”

Reese爆发出一声长叹――他还没有在Finch前面骂人的胆子――右手捂住额头,“弗斯科。”他说,下定决心要回去狠揍一顿那个胖子,再不济也要让他替自己跑一个星期的腿。

“是我要他说的。”Finch的语调在涉及其他人的时候放缓了一点,好像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有些过意不去,“为什么和别人打架?”

Reese在那一瞬间绷紧了身体,他克制地吸了口气,摇了摇头,“你不会想知道的。”

“我觉得是你不想告诉我。”

高中生再次含糊地摇了摇头,他顿了两秒,决定岔开这个话题,“这是对你的第二个问题的回答。”他说着,缓缓地把自己的左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手心缠着七扭八歪的绷带,上面仍有淡淡的血迹残留,“那是我右手的字。”

之前还在压抑着怒气的数学老师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出人意料的回答,他周围的气场开始飞快地柔和下来,从更换站立姿势里就能看出他的惊讶和无措,“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高中生这下仿佛终于找到了一个值得嗤笑的话题了,他把手重新插回口袋里,像是突然间有了气势一样把身子顺势向后倒去,吊儿郎当地倚在办公桌的侧面上。“你都有女朋友了,我干嘛还要老是来妨碍你呢,你不会嫌我烦吗?”他嘴角挂着半真半假的嘲讽笑容,眼睛没有看向Finch,语调像挑衅又像自暴自弃。

Finch站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上来。他就知道他的这个麻烦的学生总是有情绪可以闹,但是怎么也想不到是出于这个原因。要是放在以前,他可能还会因为自己与生俱来的迟钝而摸不着头脑,但现在――他该怎么回答他?

“……你是我的学生,John。”Finch打破死寂开了口,这句话是目前他能想到的最好回答了。

Reese只抬起头扫了他一眼,“我知道。”

“那你就应该把我当成一个师长来看待。”他继续说,尽可能让自己的语调显得沉稳而严肃。

男生的回答没有立即跟上。

“我有。”他说,这次甚至没有抬起眼帘。

你真的有吗?Finch在心里苦笑,但他显然不能把这个问句说出来,房间里的大象*暂时还是让它待着比较好。

“那么我的私人生活根本就构不成阻碍你进步的影响因素。”

Reese没有说话,只是再度抬起头看了Finch一眼,那种眼神就像他有很多话想说一样,绿眼睛里包含了千言万语。

但最终他还是蜷缩在了自己的沉默里。

“你可以取消掉我们下午的……共处时间,你可以不告诉我你跟别人打架的理由,我都会尊重你的选择。”Finch继续说道,看着青年埋藏在阴影里的雕塑般的脸庞轮廓,还有那忽闪着的漂亮得过分的睫毛,“我总是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John。”

于是那蝴蝶翅膀般的睫毛近乎脆弱地抖动了一下。

“所以……”男生挣扎着开口,“你的女朋友真的是Ms.Hendriks?”

他是怎么打探到这个消息的?Finch在心里皱眉。犹豫了一瞬间之后,他近乎决绝地坦然说出了下一句话,而这甚至不完全是个谎言,“我很惊讶你知道这个。”

“你们很般配。”Reese说,Finch能听得出那低沉的嗓音之下微不可察的颤抖。不等Finch可能会对此做出的回应,他慌慌忙忙地直起了身子,“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我很抱歉我之前误解了你,Mr.Reese。”

在房门发出清脆的落锁声后,Finch仍然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良久,他挪动脚步,按下电灯开关,在光明笼罩室内的一瞬间发出叹息。

***

房间里的大象:比喻明摆着却没有被点破的事实。

======

TBC.(作吗?我也觉得orz)

                                                                                   20160305


评论(26)
热度(80)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