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11(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小李路曼曼其修远兮。【远目

======

[11]

Reese躺在床上,良久清醒地睁着眼,空荡荡的房子里寂静无声。

这是新年的第二天,妈妈和那个男人早早地出门约会去了,也曾询问他要不要跟着一起去玩,被他回绝了。

尽管Reese一直不喜欢那个男人,Miller叔叔仍旧爱屋及乌地待他很好,他给他的新年礼物就是Reese期待很久的新篮球。此刻那个盒子还未被拆开包装,被孤零零地摆放在房间的角落。

平安夜里妈妈想让他一起看会儿电视,但他摇摇头回到房间,宁肯坐在书桌前发上两个小时呆,直到人们欢庆新年的爆竹声把他惊醒,两个大人则在屋外被幽默的脱口秀主持人逗得大笑。

他慢吞吞地挪动脚步,走到窗前去看绚烂的烟花。只有普亚卢普这样的小镇才有可能用爆竹来庆祝新年,大城市里焰火是被明令禁止的。Finch的家在纽约,他大概从来没在平安夜里见过这么漂亮的景象。假如他不是要回纽约和朋友一起过新年的话,Reese说不定可以在平安夜里把他拉到小镇尽头的溪边去,那里空旷无人,不远处就是在幽深的夜晚里呈现藏青色的山丘,爸爸还活着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会缓缓步行到最开阔的地带,小镇上的居民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灿烂的焰火在人们的四周绽放,情人在漫天彩光里接吻,绚烂的光线把他们的脸颊映照得明媚动人。

都是空话。

他的跨年夜是在长久的清醒中度过的,直到第一缕光线透过米黄色的窗帘时才有了点朦胧的睡意,再次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了,他错过了学校的新年舞会,错过了和Zoe的第一支舞。

我竟然放了Zoe的鸽子。他在床上懒懒地翻了个身,她非打死我不可。

不过这样也好,他根本没有去派对上和大家一起开心的资本。Finch不肯要他――他又不是要做个插足的第三者,他只是想要一个能正大光明地追求他的机会,但是Finch真是太狠心了,他从来不觉得Finch狠心但他现在知道了――他不肯给他机会。

既然一定要拒绝他,那之前发生的事都算什么呢?他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为什么要答应去看球赛,为什么要坐在那里对他露出恬淡的笑容,为什么接受了他的礼物却又那么狠心地拒绝他?

他愤恨地握紧拳头狠狠砸了一下床垫,弹簧在棉絮里发出痛苦的嗡嗡闷响。

门铃响了。

见你的鬼去,谁也别打扰我。他生气地翻了个身,试图通过把自己的头埋进被褥来忽视那不合时宜的来客。但是门铃仍旧不依不饶地响着,似乎非常肯定会有人来给他开门。

“妈的。”Reese掀起被子骂了一声,抓起扔在地上的大衣随便套上就跑出了房间,他光着双脚,在冰冷的空气里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谁啊!”他大喊道。

“你觉得呢!”没好气的女声从门板后清晰地传来。

Reese愣住了。他把门打开,在小小的缝隙中只探出一颗乱蓬蓬的脑袋,“Zoe?”

在肆虐的寒风里仍旧把自己打扮得优雅大气,活像个贵族小姐一样高傲地昂着头站在门外的不正是Zoe嘛。

“你果然还没起床。”女生斜着眼打量他,嘴角的笑容带着嘲讽。

“你怎么来了?”

“你总得让我先进门吧,外面冷死了。”她扁了扁嘴。

“可我还没洗漱呢,衣服也没换。”Reese犹豫地看着她。

“你觉得我会在乎吗?别磨磨蹭蹭的,小处男。”她不屑地说道,趁着Reese被她这么个称呼呛住的空档,自然而然地推门而入,把一团糟的Reese像个仆人似的留在了身后。


其实Zoe是在乎他的,他知道。Reese不是傻瓜,他能看出很多事情,哪个女生对他抱有好感他也知道得一清二楚,装得大大咧咧毫不知情纯粹是懒得去应付。

所以他当然也知道Zoe喜欢自己,这个当了自己两年朋友的豪爽大度的女生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一点。很多人都以为校园女王Zoe Morgan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这点不假,可是在敢爱敢恨的同时,她太过骄傲了,她的自尊不允许自己的感情档案上存在任何败笔,所以她一直是以朋友的身份留在Reese身边的。她对Reese的关心超过任何人,用自己的情报网把这个校园明星的动态全部掌握在手里。上午哪个女孩送了Reese一盒巧克力,她中午就能知道;放学后Reese跟谁打了架,她在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就能对这场架的输赢者各进行一番嘲讽。比如一个月前的那一次,Reese手上的伤口流血不止时就是她帮忙包扎的,女孩子气的蝴蝶结让他暗自别扭了很久。

多么有情有义啊,Reese已经因为无以为报而歉疚过无数次了,哪像某些人,最多只会关心他的学习,要不是自己右手的字迹被辨认出来,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手上有那么一道伤口,更别说那道伤某种意义上其实是为他而留的。


“昨天我等你等了半个小时,而你知道我最讨厌等人了。”当这对朋友最终在沙发上相对而坐时,女生首先不满地开了口,“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Reese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我以为你都知道。”

“我也不是每时每刻都那么神通广大的。”Zoe说,“我最后一次看见你时,你正和你的Mr.Finch并肩走着,那时你还显得相当快乐。”

“你的”。Reese几乎为这个词瑟缩了一下,它听起来多么像个嘲讽,而Zoe的确是善于嘲讽的。

“后来呢?”女生朝他发问。

Reese沉默了一会儿,“我向他告白了。”

“告白――?”女生像是真的被震惊到了,她睁大了她漂亮的褐色眼眸,“半个月前你看起来就像要带着这个秘密下葬,结果你现在告诉我你已经告白了?天啊,这真是――”她因为过度吃惊和难以理解而把剩下的形容词咽回了肚子。在好友的沉默里她无力地摆了摆手,“我就知道你不来肯定跟他有关系――好吧,好吧,我原谅你了,可怜人。”

“我没有说要做他的男朋友,毕竟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我只是希望自己能有个机会去追求他。”他苦涩地吞咽了一下,“但他不相信我。”

“不相信你?”

“不相信我可以给他一个好的未来,不相信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献给他……不相信我可以为了他变得更好。”他喃喃道。

这间屋子里负责掌控理性的那一个怀疑地看着他,“他是这样说的?”

“他就是那个意思。”

“你觉得他认为你配不上他。”Zoe盯着他说。

Reese没有答话。

“那么他的女朋友呢?她是个怎样的人?”

“……是Ms.Hendricks。”他挣扎着轻声说,“他们的确很般配。”

但是Zoe的内心此刻完全被另一种讶异充满了,“你是说那个红头发的美术老师?老天,她怎么可能和Mr.Finch是一对?她在放假前几天才说过自己根本没有男朋友!”

======

TBC.                                                            20160412


评论(9)
热度(70)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