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双RF]Nice To Meet You·01(原著交汇AU)

当原著友达RF遇上平行宇宙老夫夫RF。

AU故事:《Treasure》(模特(演员)Reese/画家Finch)

世上还能有比原著老李更惨的人嘛,追不到老板还要被另一对自己闪瞎狗眼2333

晚修上脑补笑得太欢,被同学当成智障:p

粒子加速器什么的,只是觉得这梗超级英雄故事里用得很多,似乎很好用的样子。“零物质”就更不用管它了,梗来自《Agent Carter》,好像是能把物质吸进异空间。求专业人士高抬贵手。以及请忽略剧里的一切假名Orz

超级无比非常甜,后期开车【doge

======

[00]

“他想引发这次爆炸,他想跟所有人同归于尽……我得去阻止他,Finch。”Reese顿了顿,把可能是自己一生的最后一句话当成一句类似于遗言的话说了出来,“别过来,好好活着,如果你愿意替我找回全尸的话我会很感谢你的。”

“我倒宁愿我找到的人不会变成一具尸体。”清冷而带着些许颤抖的熟悉嗓音在他身后响起。

[01]

在整间实验室因为粒子轰击而引发爆炸后,他们在几乎撕裂耳膜的巨响中陷入了一阵令人恶心的天旋地转中,Reese费力地睁开眼,只能发现环绕着甚至可以说是包裹着他们两人的是一种粘稠的、扭曲的黑暗。他死死地攥住自己唯一的同伴的手,以此作为对那迫使他们分离的无形力量的反抗。

下一个瞬间他们就发现自己匍匐在了一片被翠绿的野草和些许枯叶覆盖着的清新的泥土上,而表情却还被迫定格在此时显得无比虚幻飘渺的痛苦的扭曲上。

“这是什么鬼地方?”在确认两人除了破坏了名贵的西装外套并无任何损伤以后,Reese皱着眉问道。没有科研所,没有粒子加速器,他们站在一片堪称幽僻的小树林里,视野里唯一模糊可辨的建筑物是远方的一栋废弃的小型工厂。

他们站在早春的白桦林里,午后三点已经过了太阳最盛的时光,因此相比正午那种刺目的金光,林间的阳光在绿叶的过滤下显出一种暖融融的金橘色,仿佛美好的傍晚已经提前降临。白桦树闲散下垂的花朵从尚未生长完全的叶丛中桀骜地崭露头角,如果顺着那个方向再观察得细致点,敏锐的蓝知更鸟在温暖降临的伊始就筑了新巢,此刻只顾着在捕食和照顾幼鸟的间隙里为这派宁谧而雀跃地鸣叫。

除非他们脑子被炸坏了或者现在正在能思考还能说话的只是游荡在野外的两具亡魂,没有任何理由他们会在一场爆炸后突然出现在这片陌生之境,而且春景还见鬼地动人得要命。

他的老板像是有些惊魂未定地睁大了眼睛,一边微微喘着气一边环顾四周。

他疑惑地皱了皱眉,“难道你不觉得……这片区域很像是纽约近郊吗?”

“但是除了这片树林有点眼熟之外,我还没发现任何一处我所熟悉的景象。”然后他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去,“GPS还能用吗?”

高科技玩转者哪需要他的提醒,无奈的是,导航系统界面上暗红色的“未知错误”与其说是提示,不如说是对这两个刚刚逃离生死劫的迷途者的莫大讽刺。

“鉴于由此发生的种种,Mr.Reese,”Finch一脸沉重地看着他,“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场由粒子加速器非常规应用带来的零物质爆炸吞噬了构成我们人体的分子,并将它们――好吧,我们――带到了另一个异空间里――也就是这个地方。”

前CIA特工面对这个解释只是有些懵懂地眨了眨眼,好像这个信息量对他来说未免过大了些,“你是想说我们穿越了。”

他看见他那严谨的理工毕业生老板在听到这个不正规的表述时表情纠结地挣扎了一瞬间,“你可以这样理解。”

“所以一切信息都对不上号了,而我们甚至不知道在这里你的机器是否依旧存在。”

“……我不能否认你的说法。”

他们在春日的暖阳里知更鸟动人的吟唱声中沉默了一会儿。

“好吧,”高个子认命地耸了耸肩,“至少我们还有后备方案。”

“什么后备方案?”

“我们走(We walk),Finch。”

[02]

前方是隐约的人迹,而后方看上去则通向更加静谧的郊外一隅,他们没花多少力气争论就选定了路线。两个人并肩走着,一开始Reese还简单地发表了一下对如此奇妙的劫后余生的经历的感慨,但是很快他们就默契地选择不再说话了,即使走出那片小树林要不了多久,这里的风景也是不同于他们所熟悉的那个“近郊”的美丽,也不知道该说他们运气好还是运气差,走了半个小时竟然没有碰见一个人甚至一辆车。

好吧,迎面驶来的黑色保时捷是第一辆。

Reese感动得几乎要翻白眼了,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像一个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搭车客那样站在公路的边缘满怀期待地招了招手。

保时捷不负所望地停了下来。然而在车窗放低,Reese弯下腰和司机对视并因此足以看清他的脸的那一瞬间,他真正地――傻眼了。

摘下LOGO醒目的GUCCI太阳镜,绿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美得夺目,略显瘦削的雕塑般的脸庞上,他高高的颧骨锋利得像是能切割玻璃。

“你是在逗我玩呢吧。”这个简直是米开朗琪罗的大卫真人版的英俊男人喃喃道,他低沉的声线在巨大的讶异下稍嫌沙哑,但仍然显得温柔动听。

“这个世界已经发展出这么先进的克隆术了?”Reese傻愣愣地看着面前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的脸,用与后者别无二致的低沉嗓音难以置信地低语道。

[03]

John——我们暂且还是这么称呼他吧,鉴于他和Reese分享着完全相同的一切,包括姓名——倒是很快接受了两位“天外来客”突然降临的事实,那么接下来跟着出差归来的他一同回家这件事也被迫显得顺理成章起来——要在平时,Finch绝不可能选择去叨扰一个跟他完全不熟的人的家庭——就算他是另一个John Reese也一样。但是既然这个世界上已经出现了两个Reese和Finch,只有把这个信息完全封锁住才能确保这件事不会在全世界引起骚乱。

“但是何必呢?John Reese和Harold Finch只是渺茫的七十亿人中微不足道的两个个体,没有人会认识我们。”这位注重隐私的偏执狂,神秘的电脑天才和隐形富翁——曾经的——还在努力尝试着为自己的私人空间不被冒犯而据理力争着。

“噢,Harold,”John有点无可奈何地笑了——他在一开始就对自己的老板表现出出乎平常的亲密这一点就让Reese感到了十分的不悦,“也许你和另一个我在另一个宇宙里是一对平常人,但是……在这里可办不到。我是一个刚刚崭露头角的演员,而Harold作为一个画家在世界范围内已经享誉多年了。”

此时此刻,半辈子都只能在黑暗中行走的两个人双双沉浸在对自己“另一个身份”的惊讶中,除了沉默地面面相觑之外,再无找不到足以表达心情的任何外在形式。

“你看上去很排斥这个提议,为什么,Har——Finch?Harold这会儿应该是好好待在家里的,我相信你们两个应该有很多话可以聊。”

这句话听起来就有点古怪了。“但是我以为……你已经结婚了?”Finch看了一眼男人放在方向盘上的左手,铂金戒指的式样简洁又优雅。这句话同样道出了Reese心中的不安,他在这个世界里会和谁结婚?如果是Jessica的话,那他可不——

“这两者之间有任何关联吗?”被询问的人不解地歪了歪脑袋,“和我结婚的人就是Harold Finch啊。”

在车厢内猛然间响起的两个人比赛似的剧烈的呛咳声中,John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把车上唯一一瓶矿泉水递给了Finch。

[04]

他们重新穿过了那片白桦林,在经历了几个幅度不大的拐弯后,道路两旁的风景由于排列整齐的茁壮橡树和柔嫩鲜绿的草色而逐渐呈现出一种经过精心规划和打理的温驯姿态,偶尔也有三三两两春日漫步的人从他们的视野里一晃而过。这大概就是这对伴侣——他一路上都在试图催眠自己来早日接受这个事实,以免日后在和对方相处的时候做出任何不符礼节的事——所处的社区了,环境幽雅,邻里和谐,很符合自己内心的养老标准,即使这个地方对于两位知名人士来说或许稍嫌偏僻。至于Reese——直到恍恍惚惚地走下车,他都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呢。

John没费心把车停进车库,就在私家车道上熄了火。这一派的建筑彼此相隔至少有两百码,不算很近也没有太远,外观大同小异,主要偏向于传统的北美风格,而他们所面对的这一幢不算多豪华的别墅则更加别致一点,在细节处理上偏向于与老派英式建筑的混合体。

我喜欢这种红色。Finch在有限的角度里仰头欣赏着,为此露出了一个赞许的笑容,它的着色几乎就是《红塔》里的那片温暖的存在。

John踏过他家门前的草坪时没对这片象征新生的翠绿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怜悯,他两步跨上了原本就级数不多的白色大理石台阶――却抬手敲了敲门。

Reese和Finch由于他的动作而双双站在台阶下发愣,一栋房子的主人难道会没有属于自己的一把钥匙吗?

但是他们很快就知道原因了。房门只打开了一个不算大的角度就停住了,Reese完全能够想象出门后的那个男人屏住呼吸的模样;由于他所站的角度,他只能看到另一个自己因此而一瞬间弧度上扬的嘴角,然后――毫不犹豫地搂住看不清全身而毫无疑问是他的另一个老板的人,吻了下去。

介于他身边还站着另一个注重隐私的当事人,他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撇开眼神欣赏天空的同时,他忍不住用余光偷瞄了一下自己的老板――显然他也看见刚才的那一幕了,否则把头低得这么低可是要把他的颈椎累坏的。

一个看天一个看地,这下他们倒真像是一对默契的搭档了。

Reese无可奈何地咬着牙等待这对夫夫腻歪完,但他们却不给面子地仿佛亲了一个世纪。雕花木门微晃了一下,一只白净的手从门沿上撤离,转而攀住了高个子男人的肩膀,缠绵地一点点向上爬去,最终插进了男人几近纯黑的茂密发丛里――那个Harold Finch在这个热辣的吻里放开了自己骨子里的那点拘谨,显然已经开始沉迷了――Reese犹豫着要不要打断人家,毕竟John说他可是跑到欧洲去住了二十多天呢。

正当在心中天人交战之际,他听到了一声提示性的而带有十足的尴尬的轻咳,万万没想到这会是由他的老板在此刻发出来的声音――那双可爱的耳朵已经红透了,而他本人则低垂着眼帘,好像在竭力遏制住红色向脸颊蔓延的趋势。

隐约的水渍声和低微的呻吟戛然而止,伴随而来的是属于Harold Finch独特的声线的一声惊呼,好像他还能比他们更尴尬似的。“天呐,John!你没告诉我你还带了客人!”

John表现出来的更多的是对于亲吻被打断的不满,他顿了两秒,转而半转过身和自己的丈夫站到了同一个方向,这也使得后者看清了两位来客的面容。

“噢……”他已经惊讶到连上帝都喊不出来了,“请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John。”他喃喃道,比自己的老板稍显年轻的白皙脸颊上满是因为亲吻而带来的红晕,薄薄的嘴唇上还带着由于啃咬和吮吸而尚未消退的红肿。

“这不是梦,我早已替你检测过一次了。”John表情阴沉地搂紧他,跟他一起再度被震撼了一回。

[05]

开始的半个小时里,整间房子里的气氛尴尬得没法提,饶是Finch竭尽所能地想要赞美一楼称极他的心意的深红色大理石、开放式装修和大气地占据整面墙的落地窗,还有透过明净的玻璃、那明媚得摄人心魄的后花园,他能表达的还是太少太少了。他所有的语言表达能力仿佛都顺着那一声轻咳被抽出了身体,仿佛被另一个John Reese吻得脑袋一团浆糊的人莫名其妙就变成了自己似的。

踏着螺旋阶梯走上二楼,更加私密的空间的风格使也更加生活化。尽管落地窗不见了,但是窗户所占据的空间仍然很大,素雅的浅色壁纸和木制装潢相结合,卧室里白色的纱帘伴随着微风吹拂而轻轻扬起,这幻梦一般的温馨美好在这个世界里竟全然成了现实。Harold Finch和John Reese,他们在一个世界里只能在苦难艰深的黑暗中搀扶着对方行走,在另一个世界里却走在明媚的阳光下,带着对对方的爱和对整个世界的爱,过着只存在于他们奢想中的生活。

“三楼就只剩一个简易的画室和一个杂物间了,现在的光线不是最好的,如果想要一哂鄙人的拙作的话,我会选一个恰当的时间带你们上去。”Harold微笑着替他们介绍道,然后转过头询问他的丈夫,“明天是个晴天,对吗?我记得前两天查看天气的时候看到你回来的那天太阳会很好。”他的询问更像是一种可爱的自言自语,而John显然也没有什么回答的意愿,只是笑笑地看着他。说完这句话后他仿佛想起了什么,表情也随之显露出诚挚的歉意,“太抱歉了,John这次提前回来甚至都没有跟我打招呼,家里的食材都被我消耗得差不多了,所以今晚的晚餐如果有所怠慢,我诚挚地恳求你们的谅解。”

要不要这么正式啊。Reese在心里慨叹,可惜在这个世界上没法为他们测个DNA,他打赌这个Harold跟他的老板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而John面对他话语里半真半假的埋怨,只是露出了一个毫不在意的微笑,“我还以为你会喜欢这个惊喜呢。”他说着就低头想去吻他,Reese杵在原地,感觉两个Harold Finch都有点僵硬,自己的Finch――等会儿,他真的用了这个物主代词?――显然是因为尴尬,而另一个大概是缘于害羞。他水蓝色的大眼睛有点窘迫地朝这边望了一眼,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而他没脸没皮――等等,Reese,你这可是在形容自己啊――的丈夫已经趁着他犹豫地间隙成功地偷到了一个轻柔的吻。

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对这两个人羡慕得几乎要嫉妒起来。好极了,这个John Reese跟自己也绝对货出同款。

======

TBC.(解释一下,我一开始写大纲的时候是想8k完结的,脑补着就发现最好是能控制在2w左右的上中下,但现在,上中下已经不足以割离剧情了,我我我……尽量3w完结吧TUT)         20160515

 

评论(17)
热度(116)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