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16(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小李总算不可怜了吧!老天,写了四万字终于突破恋爱大关了,老师的心这个boss真难攻啊2333

游戏即将进入新篇章:p

======

[16]

Reese像是烧得发晕,愣在原地没有动作,Finch扯着他的袖子,像牵着一只小狗一样把他往楼上带,浴室很靠近房门,Finch把暖灯打开,又跑到房间里翻出纯白的羊绒衫和厚厚的套头毛衣给他。“贴身衣物湿了没有?”他雷厉风行地发问,Reese迫于他的气场只得看着他愣愣摇头,他松了一口气,把湿漉漉的男生推进浴室,在关上门之前再度探了探他的额头――仍旧烫得吓人,不用体温计他都知道至少有102度*。

“不要洗很久,你现在神志不够清楚,千万别昏倒在里面了。”他担忧地嘱咐道,“身上发冷也不能一直冲水,早点出来,你希望去医院吗?最好是去一趟,我这就打电话给你妈妈――”他说完转头就急着要走,却被一把攥住了手腕。

“不行,不去医院――你不能告诉她。”Reese说着,他现在还算好,身上发热而不是感到侵入骨髓无法驱除的寒冷,还能有力气拉住他,虽然说起话来已经显得有些吃力。

“不告诉她?老天,你这样冒冒失失地跑出来,她在家里都急坏了。”

“我不是在说这个。”Reese有点烦躁地说,嘶哑的嗓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我不需要你对我这么好――发烧有什么要紧?你如果好心的话就借我一把伞――不借也没关系,我这就可以走回家去。”

“John――”数学老师看上去像是被他的念头给慑住了,但是高中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就因为我是你的学生?”他虚弱地倚着门框,直视他的眼神却很倔强,“我不需要你的怜――”

“――Reese!别再说傻话了!”没等他说完最后一个词,Finch罕见地拔高了嗓音,发出了几乎是怒吼一般的斥责。高烧的学生立刻被他爆发的怒火给吓住了,甚至小小地瑟缩了一下,站在原地用那双迷茫的绿眼睛疑惑地盯着他,直到他深深吸了口气,收敛了自己,把所有的情感都化成了一声带着沉重的无奈的叹息。

“你赢了,John Reese。”他低着头,自言自语般地喃喃,然后像是被什么人附身了一样,上前一步,抬起他的右手,然后――轻轻抚上了青年浮现潮红的脸颊,并且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动作让另一个人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别说傻话了,这不是怜悯,好吗?”他仰起头去直视那双因为高热而蒙了雾气的绿眼睛,语调温柔得像是一句恳求,“不去医院就不去了吧,我会告诉你妈妈你在我家过夜的。现在赶紧进去洗澡,十分钟以内出来,可以吗?”

这距离太近了,Reese甚至不敢开口说话,只好紧张地点了点头。

那只温热的手轻轻放了下来。

“去吧,我的傻瓜。”他轻声说。

 

 

对不了解制度的家长编理由总比向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教师扯谎来得简单,Finch只说自己外出接朋友的时候看到了他的这个学生,Reese夫人感谢他的时候声音听起来像在抽泣。

然后他走进书房把那杯尚未凉透的牛奶拿了出来,把房门彻彻底底地锁好,再把牛奶重新加热了一次。反正蛋白质变性得也差不多了,喝下去最多也只是暖暖身体而已。

Reese确实不到十分钟就从浴室里出来了,热水澡像是完全没起作用,他穿着毛衣还无法控制地瑟瑟发抖,Finch给他罩上一件羽绒衣,把他塞进了电褥早已打开的温暖的被窝里。

他拿着牛奶和药在床边坐下来的时候,男生又坐在被窝里把自己蜷成了一团,目光追随着他的老师,因为竭力想要遏制颤抖而用力地咬着自己薄得要命的嘴唇。

“对不起。”男生说,他顺从地吃了药,又把烫热的牛奶杯握在手心里取暖,他的眼帘愧疚地低垂下来,漂亮的睫毛温顺地扇动着,“我是个麻烦。(I'm a trouble.)”

Finch没有直接接上他的话。他静静地看着他,“为什么跑出来?”

“我妈妈要结婚了。”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

Finch愣了一下,“我很遗憾。”他说。

“你没必要为我遗憾。”Reese说,“我能接受这个,完全能,只是需要点时间。只有这场雨是个意外。”他直到现在还想解释自己的行径,“你本来不至于发现我的,我在外面走上一会儿就会回家。”

“我不发现你的话,你再昏睡下去就要烧糊涂了。”数学老师不满地说。男生因为这句话而一瞬不瞬地盯住了他。

“怎么了?”他总是很容易被这双眼睛看得心里发毛,有种奇特的紧张弥漫开来。

“你说我赢了。”Reese同样紧张地看着他,“那是什么意思?”

Finch看着他,再度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今天已经叹了很多声气,好像他每次面对这个学生都特别容易叹气――“你赢了,就是你赢了,”他轻声说,“你到现在还不后悔你的情感吗?”

出乎他的意料,Reese很快就回答了,“我无时无刻不在后悔。”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自己却先嗤笑出了声,“――屁用没有。”

“我是指真正的后悔。”Finch说,“你也许会……恨我。”

“不,我不会的。”Reese果决地摇摇头,“我爱你是我的事,跟你怎样对我没关系。”

这下Finch沉默了很久。墙上挂钟的指针在全然的寂静中一格一格地挪动,卧室的灯光昏黄,他们互相凝视着彼此,像是要从对方深邃的瞳孔里寻找到人世间终极的奥义。

他最终还是发出了一声叹息。

“真是傻瓜啊。(Such a fool.)”他说。

“我知道,”另一个人也说,“因为我爱了你。(For I love you.)”

于是年长的那位就伸出双手,前倾身体拥抱了他,后者对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有些措手不及,他有点慌张地把杯子搁在床头柜上,伸直自己的腿,好让他的老师能用一种更亲密的姿态贴近自己。

他犹豫了一下,把手轻轻贴在男人的后背上,感受另一个人的脸颊贴在自己脖颈处带来的凉意。他突然不再感觉冷了。

“我打动你了?”他有点紧张地发问。

“是的,你做到了。”

“你没有骗我?”

抱着他的人沉默了一下,然后松开了环绕着他的脖子的手臂。

“我为什么要骗你?”他的脸这会儿竟然带上了点笑意。

Reese只能愣愣地看着他。

“那么……”他犹豫地吞咽了一下,“亲我一下。”

“要我提醒你现在还发着烧吗?”

“噢……”他失望地低下了头,“哦。”

但是下一秒,他的后脑勺就被另一个人扶住了,他有点受惊地抬起头,另一张脸在他眼前飞速地放大,然后――

停了下来,停在离他的嘴唇只剩半英寸距离的地方,这让他下意识地凑过去想要追逐那双他梦寐以求的粉色嘴唇,但那双嘴唇的主人调皮地躲开了他。

“还没到时候呢,John。”他笑笑地说,温热的气息令人着迷地拂在他的脸颊上,“毕业,这可是你自己的请求。”

***

至少102度:美国使用华氏度单位,这大概是39摄氏度。

======

TBC.(套牢了套牢了233)              

P.S.我上一篇文的02好像被rf标签吞掉了?如果你们在标签内这篇文也看不到请告诉我一声好吗,我很想去报错。【然并卵】                     20160528

评论(20)
热度(94)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