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17(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小李会什么?小李会的就是得寸进尺啊XD

就问你们甜不甜?

趁着狰狞的尾声还被笼罩在惨淡的迷雾里,这大概是还能欺骗自己的最后一段时光了。

======

[17]

高中生到目前为止还没胆子让他的数学老师睡在自己身边,Finch在沙发上凑合了一晚,安下心来之后他的注意力就回到了尚未调试的程序上,但是正在慢慢退烧的John看上去睡得不是很安稳,在睡梦中出了很多汗,Finch怕他半夜醒来需要自己,不敢打开书房的门,只好在半梦半醒间捱过夜晚,睡上一会儿就要去替他的大男孩盖好被踢得乱七八糟的被子。

Reese有一双修长笔直的腿,自己穿起来松松垮垮的睡裤在他身上就绷得紧紧的,把匀称结实的肌肉轮廓裹得明朗诱人,更别提他还大大咧咧地弯曲着腿,没有被裤子包裹住的半截线条优美的小腿都被裸露在外。

他睡觉的时候还算安静,没有梦呓和低喃,最多会在Finch把那床可怜的棉被从他的身下扯出来再重新盖上的时候发出一声不满的咕哝。

他在清晨六点的时候最后一次去看了看他,高热已经化成了晶亮的汗水,细密地分布在青年光滑的额头上,连带着几缕乌黑的发丝也被可怜兮兮地黏在了上面。

他无奈地微笑了一下,自己这身干干净净的羊绒衫大概是被毁了,他尚且没有要替这家伙洗衣服的打算,不过又有些担心交给这个大大咧咧的男孩会被胡乱应付,觉得大概还是亲自动手来得保险。而且除了这身衣服之外,被他一整晚蹭来蹭去的枕套大概也得好好清洗了。想到这里,他双手叉腰,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他觉得接受这个麻烦大概是自己二十多年人生当中做过的最非理性的事了,可是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他已经没法推开他了。

『他的心已然被这片爱的藤蔓给缠绕住。他曾经有过机会,却没有及时拔除,到头来就只剩下替它浇水的权利了。』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这句早已忘了出处的话来。

他不确定Reese会在何时醒来,买些现成的食物又没法确定合适的种类。他想起被贮藏在柜子里的小米,那来自房东太太热情到令人难以拒绝的馈赠,他不太喜欢这种谷物,本身厨艺又令人难以恭维,经常在早晨抓上一小把撒在窗台上,普亚卢普种类繁多的鸟儿通常能把它们吃得一粒不剩。不过冬天来了,他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法见着他的这些朋友们,小米也被搁置在了橱柜里。

万一Reese也不喜欢呢?

那就逼着他吃下去――上帝保佑我不会把它烧得难以入口。他勾了勾嘴角,把久置的高压锅拿出来清洗干净。

早晨的天气不算太好,因为不出太阳也算不得明亮,但是夜雨的阴冷已经在白日的活力下全然消逝了。况且今天的上帝和Reese都给足了他面子――他谨慎地掐着时间关火的时候,高中生正在卧室里小心翼翼地喊着他的名字――他打开锅盖把自己的作品盛出来,这真的是一锅很成功的小米粥。

所以这是个美好的早晨。

“早安,Mr.Reese。”他没克制脸上的微笑,径直走到床边坐下来,“感觉怎样?”

“嗓子疼。”高中生难受地吞咽了一下,他的声音还是有些沙哑,“早上好……Harold。”

Finch因为高亢的情绪而一点没在意他一起来就有些得寸进尺的称呼,“能起来活动吗?”

“感冒而已。”他说着就坐了起来,犹豫了一秒,然后在主人的注视下穿上了昨晚那件米色的套头毛衣。

“你的衣服还没干,你大概得穿着我的衣服回家了。”Finch说着,站起来打开衣橱,歪着头想了想,挑出一件因为买得过大而久置不用的加绒牛仔裤递给了他,“希望能够得上你的身材。”

高中生眼神犹豫地看了他几秒,“去浴室?”

他挑了挑眉,“当然了。”

Reese简单地漱了漱口,用干净的白毛巾擦了擦脸和脖子――他看着挂在毛巾架上浅蓝色的毛巾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自己还是不要作死得好。昨晚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离奇的梦,Finch看着他的眼神一开始明明那样满藏着悲伤和无奈,但是从那个拥抱开始,一切都变了,他的世界在Finch放大的笑容里变成了暖色调的。还有今天早上他的微笑和一切言语,让人禁不住怀疑这是不是他在高烧中经历的一场幻梦。

包括这个――一碗浅黄色的、热气腾腾的小米粥。他盯着它好像面前摆放着的是一碗毒药,眼神复杂地在它和Finch之间转了好几个来回。它的创造者受不住这种侮辱,终于忍不住埋怨出声,“别用这种眼神看着它,Mr.Reese,这可是我生平做的最好的一碗粥了。”

“所以――你做的?”他的眼神终于定格在了另一个人的脸上,“我记得你说过你不会做饭。”

“我没骗你,Mr.Reese,我能做出它全靠上帝保佑――或者说是你今天的运气特别好也行。”

高中生眼睛眨也不眨地打量他。

“怎么了?”Finch被他看得不自在。

“你今天让我感觉……”他小心翼翼地说,“很不一样。”

“那是你的错觉,Mr.Reese。”

“我能吻你吗?”

“当然不能。”Finch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他。

“可我真的很想、很想吻你,真的。”他有点委屈地说,“你都答应了。”

他看到自己的数学老师脸颊发红了――这才是他认识的那个Finch的样子。可是他说起话来仍旧镇定极了,“再想都不行,是你自己把时间定到毕业的,记得吗?”

“我反悔了。”Finch这种不生气也不逃避的全新态度让他大胆起来,他一把攥住还站着的Finch的手,把他往自己身边拉,无赖似的,“我现在就要你。”

Finch只挪动了一小步就把自己钉在了原地,“哦?你确定?”他阴恻恻地推了一下眼镜,“那么我也反悔了。”

Reese只被这句话吓住了一秒,“你骗我。”

“我没有,我就是反悔了。”

“要么不答应,答应了你就不会反悔。”高中生仰着头看他,一副“你被我看透了”的欠揍表情。

Finch被噎住了,居然沉默了几秒才想出自己反击的招数来,“Mr.Reese,你得弄清楚,我没有给你任何实质上的承诺,我所提供的你要的只是一个机会而已。”

Reese神采奕奕地耸了耸肩,看来完全没有被这番话吓到,“我知道啊,我现在就开始追求你,所以我现在就要吻你。”

“你的逻辑根本没法说通……”

“Come on,Finch,别挣扎了。”他丝毫不理会对方的不满,干脆站了起来,陡然拔高的身影让数学老师有点紧张地后退了一小步。

“如果你真的只是同意给我一个机会的话,那你昨晚为什么要勾引我?”

数学老师看着他的眼神几乎算得上是迷茫,“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勾引我吻你。”

“什么?我当然没有。”Finch对这种“指控”感到的只能是莫名其妙,“你到底误会了什么,Mr.Reese?”

“你有,你当然有,”高中生不管不顾地一把抱住了他的数学老师,这会儿的他身上再没有一点昨晚湿漉漉地坐在楼下,像条无家可归的小狗似的可怜样了,那张英气的脸庞因为绿眼睛里满溢的快乐而显得有些神采飞扬。他用那双被喜悦点亮的绿眼睛盯着他,像是要从他的每一个微表情里寻求自己所要的那丝破绽。

他凑得有些过近了,Finch下意识地想要后退,但是青年没有给他机会,一条有力的手臂拦住了他的退路。

“John――”他有些慌张地说。

“你靠近了我,又不让我吻你,这不是勾引是什么?你从头到脚都在勾引我,无时不刻不在勾引我,我跑到你家来就是因为你勾走了我的魂――

青年凑近的脸上表现出了一丝急切,“求你了,Finch,Harold,只要一下,让我感受一下你的嘴唇,我保证在我的病好全之前不会有别的……求你了求你了。”

Finch没有去看他,但是通红的脸颊已经暴露出了他没有说出的一切。

“……好吧,”良久的沉默后,他说,“好吧。”

他吻上来的动作那么急切,力道又大得可怕,以至于他刚贴上来的一瞬间,Finch几乎要下意识地打开齿关放他进来,但是他毕竟止住了自己的动作,只是小心翼翼地用干燥的唇瓣缓缓厮磨着,像在品尝什么不可多得的美食。

阳光是在这一刻破开云层的,加了糖的小米粥在早春清冽的冷空气里雾气蒸腾。
======
TBC.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谈恋爱的场景,请告诉我……我发现真写到谈恋爱我居然还特么写不出来了。尴尬orz)
                                              20160605

评论(26)
热度(90)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