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18(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死前一甜。安慰安慰大家。

======

[18]

现在Harold Finch可算见识到John Reese缠人起来脸皮能厚成什么样子了。

之前他还没有察觉到这个学生的小心思的时候,他们之间的相处在他看来总是温和而轻松的――上课时男生目不转睛的凝视,那是认真的表现;傍晚的学习时光,对他来说简直是使他受宠若惊的来自学生的信任和喜爱;在Reese凑近他听他讲解的时候,他偶尔也会注意到另一个人飘忽的眼神,不过那并不持久,所以他从未深究过――一切正常。

但是现在,出于他自己的退让,一切都截然不同了。埋藏在言语和细微的动作和表情里的情感开始不可遏制地一点点流露,有时还会演化成热情的洪流汹涌而来,逼他做出回应,逼他脸红心跳――而最糟糕的是,他从来没有一次成功做到忽视它们过。

高中生喜欢玩小把戏,他对于逗弄自己的数学老师这件事好像天赋异禀,并且乐此不疲地一直持续着,他简直藏有无穷无尽的小把戏,每每让他的数学老师在慌张中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比如他背下了Finch的课表,在Finch下课要回办公室的那个课间牢牢据守住他必经的道路,有时候倚在栏杆上,有时候站在储物柜旁,或者跟一群男生聊天,或者心不在焉地应付着一两个女生,只等着他下楼时经过他的身边,笑嘻嘻地说一声“嗨Mr.Finch”,更多的时候他站在人群的中心,什么也不说,只把那双绿眼睛投来的目光牢牢粘在他身上,让他必须得加快脚步走下楼去,免得在一群孩子面前显露出什么面容上的端倪来。极偶尔的――这大概是他的新把戏,他今天第一次把它付诸实践,差点让Finch在去上课的半途上就心脏停跳――事实上,大概已经停跳过了,当高大的青年在空无一人的连廊上捉住他亲吻的时候。那是一个短暂的啄吻,比起内容,它的价值好像更在于确认和炫耀。Reese亲完他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地走了,在他惊诧而羞愤的“Mr.Reese”里回头露出一个明媚得过分的笑容,白白的牙齿满藏得意。

Reese还有很多“折磨”他的方法,最让Finch感到生气的一点是自己对这些行为冒出的第一感受不是生气而是无奈。他觉得黏着自己的这个大男孩实在太像一只死心塌地的小狗了,它的亲昵的磨蹭和湿嗒嗒的口水让人生烦。然而……哪里能够真的嫌烦呢?它湿漉漉的眼神和竭力想讨好你的表情让人除了一声叹息之外什么批评责骂也说不出口。

比如现在。

“把y用变量x进行替换,图形里有一个很明显的等式――”Finch停下了他的讲解,他的学生又在走神了。他不满地用笔端敲了敲书本,“Mr.Reese,集中注意力,你到底在看哪里?”

高中生无辜地对他眨眨眼,“我的注意力非常集中,我在看你。”

又是这么直白的话语。Finch在自己脸红之前及时遏制住了那股情绪,他更加不满地皱了皱眉,“看题,别看我,Mr.Reese,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没有。”高中生大大方方地承认了,面色之坦然让人难以置信,老天,他都讲了快十分钟了,而这完全只是自讲自演?

在他真正发怒的前一秒,一直撑着头懒懒散散的高中生突然笑了起来。

“Finch,”他伸出一只手去握住另一个人的,后者生气地抽出了自己的指尖,于是他重又迅速地抓住了那只逃离的手,把它牢牢地攥在了手里,“你知不知道这道题有什么特点?”

这句莫名其妙的问话让Finch疑惑地低下头去,他仔细地将题目的每一个字认真读过,并没有什么漏洞,而这道题也没有任何可以投机取巧的解法。

在他疑惑的眼神里,高中生伸出四根手指,“它一共有四种解法。”

“我知道?”

“而且没有任何简便的解法,或多或少都需要一点计算量。”

“是的?”Finch觉得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而这四种解法我都知道。”Reese得意地笑着,“照你的习惯,起码得讲上十分钟。”

Finch因为这句话的隐藏含义而愣住了,他感觉自己的脸立刻红成了一片,被握住的那只手因为高热似乎也有些汗湿。

而Reese还没有完成他的句子呢,“所以你慢慢讲,我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看你。”他看上去的确得意极了,看着他通红的脸颊简直有种神采飞扬的意味。

“你这是在浪费时间,Mr.Reese……”他简直是虚弱地说。

“跟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都不能算是浪费。”Reese立刻就回答了他,“或者说你是觉得我浪费了你的时间,Finch?”

你根本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Finch不快地想道,可是他竟然说不出这句话。看着那双绿眼睛他说不出这句话。

“我这样是浪费你的时间了吗?嗯?”高中生干脆不管不顾地凑上来搂住了他,办公椅的角度朝另一个人的方向倾斜,这极大地方便了他被青年箍进怀里,Reese把尖下巴抵在他的颈窝处,湿漉漉的眼神朝上看着他的时候有一些浅浅的抬头纹。

“老天,这太不像样了,放开我,John。”办公室的门没有锁,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Finch慌张地伸手去推,但他们的身体靠得太近了,他的手无处着力。

“我要是浪费了你的时间,我就道歉。”Reese说,鼻子亲昵地蹭着他的下颔骨,他的语气和表情倒是一点看不出来抱歉的样子。

“快放开我。”

“我爱你,Harold。”Finch感到自己的血液都被这句话惊得停止流动了,而之后的一秒,它们以前所未有的欢腾和喧嚣在血管里奔涌来去,那热度和力量简直要冲破他的躯壳喷薄而出了。

“想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男生低沉的嗓音里带着一种缱绻的迷恋,他把头埋在那片白皙的脖颈处,无意识地用嘴唇去轻触它。

“John――”他的声音有点颤抖。

“你的心跳得很快。”他说,他的嘴唇好像正紧贴着脆弱的大动脉,为了感知这具身体。他把手按在了他胸膛上。“它跳得很快。”他重复了一遍。

“够了,John――”声线颤抖得更厉害了,他不知道该如何遏制。

“不够。”但是他说,“远远不够,永远不够。”他用力地抱着他,“你会像我爱你一样爱我吗,Harold?――不,不用回答。”Finch根本就没想着要回答,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觉得很奇怪……”男生说,他的声音里听起来有一丝困惑,但那更像是被压抑着的狂喜,“我每一天都觉得不可能再多爱你一点了,一开始只是……一点点,简直微不足道,但是后来就越来越多,足以让我痛苦了。但是你竟然可以接受我,我觉得这够好了,我已经得到得够多了,但是我竟然每天都比前一天更爱你一点……”他抬头凝视他,“你知道为什么吗,Finch?你能告诉我吗?”

“我――”他的确想说些什么,但是他想说些什么呢?如果过于复杂和浓烈,没有一种心思可以完全用语言表达出来。所以他最终还是垂下了眼帘。

“我能为你而死。”他说,“这是我爸爸对妈妈的誓言,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告诉我这个,说我这辈子只能对一个人说这句话……哈罗徳,这句话我现在就给你了。我的命不算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但是还是值点什么的,大概。”

这次Finch很快摇了摇头。“不,”他的表情很坚决,“永远别说这话,John。”

“为什么?”男生迷茫地看着他,“我――”

“我不要你为我而死,John,你最好是为我而活。”

======

TBC.                                            20160618

评论(40)
热度(99)
  1. BELLQ35Rums 转载了此文字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