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20(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谈谈恋爱,其余没啥233

总之就是觉得在厨房里玩闹拌嘴的梗特别甜。

======

[20]

非常幸运,除了风有点冷之外,约会的那天天气相当好。Finch用一件浅灰色的呢子短大衣代替了拘谨的三件套,他站在镜子前想了想,把那条漂亮的羊绒围巾拿了出来。其实外面也没有很冷,没有戴围巾的必要,但是他想到Reese从没有看见他戴这条围巾过,这或许就是早春的最后一个机会了。事实上,这确实是他第一次用到这份礼物,前些日子他还把它洗干净了放在最角落里,根本没有勇气看见它。

他给自己买了今天的第二杯煎绿茶,然后坐在电影院外的石椅上晒着太阳。青年是以独特的方式出现的,悄无声息地走到身后捂住他的眼睛,他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把茶杯放下来,双手轻柔地握住另一个人的手指。

但是另一个人固执地不肯动弹,于是他只好顺从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这才换来重见光明的权利――以及印在侧脸上的一个吻。

“真好看。”他贴着他的脸颊说。

“我很喜欢它。”Finch笑着说。

Reese摇头表示自己不想喝什么,倒是就着Finch的手啜饮了一口温度正好的茶水,杯子的主人只是看着他无可奈何地微笑。

所以他们就真的看了《雨人》,Finch因为自身的喜好而对这部片子抱有很大的期待,Reese站在他身边无条件地认同,也不知道是真的喜欢还是仅仅想要讨好他。钱是由Reese付的,高中生说自己攒着的钱大多都没地方用,全都花在他身上也心甘情愿,Finch只好笑着接受他的好意。

座位买得靠后,灯光按下来之后Reese的手就悄悄越过扶手找到了他的,Finch没有拒绝,找个舒服的姿势让自己被握着之后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到了荧幕上。他不是会一边看电影一边对着同伴滔滔不绝的那种类型,今天这么看来Reese也同样不是,这让他感到很欣慰。

弟弟和哥哥在拉斯维加斯的酒店套房里跳起笨拙的舞来的时候,观众们在黑暗里都发出了善意的笑声,Finch也忍不住为这一幕的温馨勾起嘴角,下一秒他就感觉自己的手被握紧了,他下意识地侧过头,Reese在盯着他看,虹膜在黑暗里变幻出一种水晶般的灰黑色,浅浅的光线也足以让那双眼睛在黑暗中星辰般闪烁起来。

“怎么了?”他问。

“没什么。”高中生小小地微笑了一下,Finch于是没有太在意地把头转了回去。

『你真的是一个很棒的舞者,』荧幕里的Charlie说,『想要给我一个拥抱吗?』

Finch感觉有温热的事物贴上了自己的脸颊,他有点受惊地偏过了身子。“John!”他压低声音带点警告意味地喊道,错过了雨人同样受惊的痛苦喊声。

“你真是――”他看看屏幕,又看看眼睛发亮地微笑着的高中生,后者却不要脸地伸出手指按住自己的嘴唇示意他噤声,“嘘――就这一下。继续看吧Harold。就这一下,我保证。”

他打破誓言是在电影结尾的时候,没有什么耐心的人们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这对难免有些心虚的恋人故意选了相对偏僻的座位,这也方便了他们的接吻不被打扰。Reese厚脸皮地凑过来,要在悠扬的乐声中吻他,Finch的一句抱怨还没说完就被封住了嘴唇,他在心里挣扎了两秒也就由他去了,高中生能抓住一切机会磨炼他的吻技,Finch进步没他那么快,从一开始的被啃得生疼到现在的脑袋发晕仿佛只是一眨眼。

在早上看电影的人还真是不太多见,但是Reese在周六和周日的下午都有在母亲所在的医院打杂的工作,他本来想要请假,Finch坚决制止了他。

他们约好中午在一起吃饭,地点是Finch家里,高中生说要做菜给他吃,Finch笑着答应了他。看完电影之后他们一起去超市买了些食材,主导权当然在主厨那里,当然Reese也会转过头来问他“这个怎么样”,而每当他这么做的时候Finch只会笑着说好。自从来了普亚卢普之后他就抛弃了跟Nathan在一起时的奢侈的美食家作派,自己的厨艺只够支撑他做出一些非常简单的食物,而且往往只是味道平平。Reese的厨艺已经足够犒赏他的胃了,尽管高中生不可能会做什么精致的佳肴,但是他们都知道这顿饭的意义绝不可能只在菜的质量上。

洗菜和切菜的任务交给了不会做饭的那位,想必是因为不常做饭的缘故,Finch的刀功也并不熟练,切得又慢又仔细,高中生一手撑着流理台,身子斜倚着注视着他,没有任何原因地咧着嘴笑,一点没有要帮忙的打算。

一缕柔软的褐发随着低着头切菜的动作垂到了额前,不过它的主人正全神贯注于手头的任务,一点没有察觉,Reese站在那里歪着头欣赏了几秒钟,走过去拿起切成块的西红柿塞到了自己嘴里,在咀嚼了几秒之后满意地发表评论,“对于这个季节的西红柿来说,它的味道真是不错,”他又拿起一块,讨好地送到另一个人嘴边,“尝一尝?”

Finch于是停下动作,在投给他一个略带无奈的眼神之后顺从地咬住了新鲜的蔬果,高中生趁机把沾着汁水的食指在他的嘴唇上抹了一下,简单的挑逗的动作让数学老师飞快地红了脸。

“John。”他不赞成地喊了一声,一个无效的警告。Reese没忍住凑上去亲了亲那淡红色的脸颊,整个人都贴了上来,好在他没忘记在环抱住他的老师前擦干净自己的手。

“你脸红的颜色就跟这番茄一样,知道吗?”他用下巴抵着他的肩膀。这句话惹得脸红的男人瞥了一眼那红艳艳的蔬果,“这太夸张了。”

“不夸张,就是有这么好看。”他一边说一边盯着男人的脸颊,窃笑着观察红色加深和蔓延的趋势,他顿了顿,拦在腰上的一只手往后摸索,隔着水洗牛仔裤按在了另一个人的屁股上,“还有,你的屁股真翘,Harold。”

“Mr.Reese!你在胡说些什么。”二十多岁的男人被高中生下流的动作和情话弄得几乎恼羞成怒起来,左手手肘用力往身后捅了一下,这一击被接下了,幼稚的青年笑得很得意,潮湿温暖的气流随着笑声断断续续地喷洒在他的脖子上。

“放开我,马上。”数学老师沉下声音警告他。

“不――你生气了?我还以为这是个夸奖?”

“我是个男人。”Finch生气地回答他,脸上的红色蔓延到了耳尖。

“这有什么妨碍?”Reese一脸无辜地问他。

“别把我当成个姑娘。”

“我又没有,”青年欠揍地说,“我只是在陈述事――哇哦,好了,好了,别激动,我不说了――”

Finch把那只作势抬起来的脚缓缓放了下去。Reese在他身后吐了吐舌头。“真暴力。”他窃笑着说。

“暴力,huh?”他语气嘲讽地说,却也忍不住在这番胡搅蛮缠中勾起嘴角。

“你怎么样都很好,我都喜欢。”Reese说,再度把自己给黏了上去。“我真幸福。”他拥抱着他,语调满足得像一声叹息。

这句话让Finch的心脏微微抽动,他突然很想摸摸这个高个子男孩的头,要不是双手沾着蔬果的汁液,他会这样做的。

尽管高中生下午还有别的任务,但他仍成功地在老师的家里赖到了最后一刻,直到Finch催促他说再不走就要迟到了为止。

临走前他给自己争取到了每个周六上午都到这间房子里来的许可权,虽然条件是要把习题做完以及要背熟书本。他趁机提出要帮着房子的主人理理他的书房,不过后者很快谢绝了他。

但是Reese后来还是迟到了两分钟,原因是他们站在门口吻得太久,时间从他们纠缠的唇舌边悄悄淌过去了。

======

TBC.                          20160705

评论(19)
热度(86)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