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23(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有些姑娘误会了,哪会一谈恋爱就开虐,我会让你们吃糖吃肉再吃刀哒w【被殴

======

[23]

他为了赶上下午六点的班机,连晚饭都只能匆匆吃一口,新晋的女主人埋怨他不肯久留,而这只能是给了Nathan一个大笑着再度调侃他的机会。以及,在Olivia惊讶的目光中,他不好意思地承认了那其实是个男友而非女人。

他到家时又只能是凌晨了,脱了鞋子的第一件事是拿起电话看看,十个未接来电,最早的一通可以追溯到前天的晚上十点――他忍不住笑了,男生说的想他不是开玩笑,他不仅盼望着他回来,还忍不住贪心地盼望奇迹出现。

两天奔波和事务处理带来的疲惫在他蜷缩回这个叫Harold Finch的数学老师的外壳后汹涌来袭,由于在飞机上完全没有睡够,他在热水的抚慰下很快就困得睁不开眼,但他仍旧记着把需要一个月后再献出的惊喜挂进了衣橱的角落,又把电话的座机给搬到卧室里去了。

他是被电话铃给吵醒的,但是出于大脑的混沌,他想也没想地抓起了电话。“Yes?”他口齿不清地说,勉强辨认出电话另一头猝然屏住呼吸的声音。

“呃……”男生的声音听起来莫名犹豫,“早上好?”

Finch清醒了一点点,“噢,嗨,John。”他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忍不住在转动身体的时候发出了一声睡意朦胧的呻吟,“……早上好。”然后他听到对方再一次地屏住了呼吸。

一段时间的寂静。他闭着眼睛握住电话,几乎再度睡回去。

“呃……所以,你还睡着?”他这会儿听起来有些慌乱,而Finch混沌的大脑分析不出来原因。

“嗯……”他迷迷糊糊地应道,但没有等到回应,或许是他没有听到这个语气词,他只好调动声带,重新回答了一次,“是的。”

但对方仍旧没有回答。他等了一会儿,把电话撤离耳边,挣扎着睁开眼看了看屏幕――通话仍在继续。他有些奇怪,“John?”

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小小的诅咒,但是他不确定那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因为Reese开始说话了,他的语调里带着点奇怪的成分,“嗯……我是想问,我今天能过来吗?上午?”

“嗯哼,”他答应了,“但稍微晚点儿,可以吗?”

“睡吧,我十点来。”男生对他表示了理解。

顾不上礼貌,他挂断电话,立刻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的时候,闹钟告诉他现在已经是九点四十五了,完全睡过了头。

“哦见鬼。”他嘟囔了一句,急匆匆地下床开始打理自己。

他还在刷牙的时候,敲门声就迫不及待地响起了,他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带着满嘴泡沫去给他开了门,青年看上去好像期待着一见到他就来个拥抱或是长吻什么的,见到他衣冠不整的模样有些发愣,“起得这么迟?”

“是啊,”Finch含糊地回答他,径自回到浴室里,Reese在他背后想关上门,却又停下了动作,“我下楼去给你买早餐?”

Finch吐掉牙膏沫,“这个时间点应该没什么早餐了。”

“说的也是。”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几乎就在下一秒,另一具温暖的身躯已经不要脸地贴到了他的身后,那时Finch正弯下腰漱口,“外面去,John。”

“我带了甜甜圈和煎绿茶来。”Reese说。

被限制住行动的人愣了一秒,“噢,谢谢你。”但还没等高中生说出他的“不用谢”,他再度重申了让自己留有个人空间的重要性,“但是请先去客厅,Mr.Reese。”

“你晚回来了整整一天。”Reese仿佛一点没注意到他加重的语气,仍旧自顾自抱着他,语气慢悠悠的,带着点酸意,“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我?”

Finch为他无赖的本事而忍不住笑了起来,“一码归一码,John,再说一遍,到外面去等我。”

“你一点都不想我。”幼稚的青年笃定了语气。

Finch放下了去够浴巾架上毛巾的那只手,他看向镜子里简直要撅起嘴来的男生,好气又好笑,“行了,幼稚鬼先生,你要我怎么说?”

Reese握住他的腰把他转过来对着自己,“你想不想我?”

“好吧,我想你。”Finch故意用一种大大咧咧的语调说。

“你要是不想就别回答了。”高个子一点都不满意他敷衍般的语气。

“不是你缠着我问的吗?”

“那你也得真心点。”

“我是啊。”Finch好笑地看着他。

“那就重新来一遍,我听着。”

年长些的男人开始脸红了,“这没必要。”

“说一遍。你晚回来了一天,总得道个歉什么的吧?”

“……好吧,”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接着又深呼吸,鼓足勇气似的,“……我想你。”

高中生用一个带咖啡味的吻回应了他。

 

“你要给我看什么?”打理好自己的Finch走出来宣布要给他看一样东西,然后走进卧室准备把它拿出来,Reese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跟了过去,他站到另一个人的背后时,Finch正好关上抽屉,坐到了床上。他手里拿着一个黑丝绒的首饰盒。

“打开看看。”Finch把它塞进了他的手里。

这不可能是戒指吧?他在心里想着,缓缓打开了它――愣住了。

“看,思念与否可不是用嘴说的。”数学老师的语气居然有些得意。

Reese用手指轻轻抚过金属花纹,感受到其下的玉石温润的凉意,他看到它的第一眼就知道Finch为什么会买下它了。

“这是――送给我的?”它看上去非常精致。

“还没到时候呢,Mr.Reese。”Finch笑吟吟地回答他。

“没到时候?”正当他为这个奇怪的回答发愣的时候,Finch已经把那个低调的首饰盒拿回去收好了,Reese一把抓住他的手,“没到时候是什么意思?”

“没到时候就是没到时候。”他用一种天机不可泄露的语气说,任由缠人的青年揽住他的腰,整个人几乎挂在了他身上。

“我会在什么时候收到它?生日?圣诞?唔,那好像也太久了一点。”他的眼睛因为期待而显得亮晶晶的,活像乖乖坐着祈求主人投食的大狗。

“Hmm,不告诉你。”Finch一边笑一边毫无意义地把玩着那个盒子,听到高中生发出沮丧的声音。

“那好吧――换个话题,”Reese说,抱着他轻轻晃动两个人的身体,“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你从没告诉过我。”

Finch为这个平常的问题而愣了两秒,他们停下了毫无意义又令人感到愉快的晃动,“你为什么想知道我的生日?”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这是个多蠢的问题。Reese想知道他的生日只可能出于一个缘由,不会有第二个,不会有其他的目的。

但高中生看来一点也没想多,“我总得找机会回报你吧。”他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声音里随即带上了些小小的沮丧,“我到现在竟然还不知道你的生日。”

Finch当然可以把教师档案上的生日告诉他,那一串数字虚伪如“Finch”本身,但他很快就决定不那样做。他本就没有多少真实可以给他,生日不算什么。

他笑了,“猜猜?一个数学里很常用的数――简略版,当然了。”

“你这数学老师当得真够彻底的。”Reese也跟着他笑了起来,“让我猜猜――嗯……三月十四?”

“噢,看来你认真听课了,”他笑着说,“Bingo。”

“可是――上帝,它已经过去了――”Reese松开了他,“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没问啊。”Finch一脸理所当然地看着他。

青年被这无辜的答话噎住了。“你难道就――”他想了想才继续说,“难道就不想我送你什么吗?”

“我很久没过生日了。”Finch老实对他讲。因为生日已被虚假埋没。Nathan倒是知道,之前也会每年陪他小小地庆祝一下――去趟酒吧,或者买本初版书什么的,但是今年他的好友正沉浸在新婚的喜悦当中,Finch当然不会怪他。

“为什么?”

“我想是因为,意义不大?”这不能算是句假话,真名几近被忘却,他还要过谁的生日呢?

“你总该告诉我。”青年不满地看着他,“可能在别人心里意义不大,可是我会因为这一天而感激上苍的。”

“为什么?”Finch没明白他的话。

“你真是笨蛋,”Reese没等到他预料中的回应,只好在对方迷茫的眼神里无奈又好笑地重新抱住了他,“这么有名的情话你也没听过吗?我感激上苍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让我有机会拥有你。”

他说起多肉麻火热的情话来都不脸红,Finch只好再一次替他害臊了。“这倒是一种不错的意义。”他想了半天,只好这样说。

“以后每一个生日都得一起过,你的,我的,这得跟结婚纪念日一样重要。”

没有再次嘲笑他想得如此长远,他咬牙来抵抗鼻腔里的酸涩。

“好啊。”他说。

======

TBC.               20160726

评论(31)
热度(80)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