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24(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这情节傻兮兮的,可是圆我梦啊,一起运动什么的,Finch受伤之后就再不会有啦……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本来我想着,运动加热吻大概是很容易导致俩男性擦枪走火的,要不干脆本垒之前来次前戏好了,就当给你们解馋。不过写着写着去吃了顿午饭,回来懒癌发作,不想写下去就给删了,强行让小处男当了回正人君子。得,姑娘们还是耐心等吧23333

再一段废话:我真是文手里废话一级多的作者呢,有时候自己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章节前言好比跟大家唠嗑儿,我很喜欢这种扯淡方式,大家愿意担待我我真的超感动的……

======

[24]

他们的四月过得空前愉快,这大概是两个人目前为止度过的最明媚的一个春天了。

三月以来篮球队在不断地收获胜利,当然不能说都是Reese的功劳,但是这不妨碍篮球队长为此感到颇为得意。Finch倒是没机会再去看他的比赛,不过也没这个必要了,伴随着大理石连廊里紫藤萝蔓延着的绽放,青年更像是化为了灿烂饱满的阳光本身,如疾风而来,带来令人心悸的活力和温暖,其情感之醇厚恰如陈年的佳酿,每一次亲吻、拥抱乃至轻抚、微笑都不得不令人深陷其中。

他们在各种各样的时间、地点接吻。最多的当然是隐蔽的办公室里,午后的时光随着太阳高度角的上升而一点点被拉长,夕阳也被染成更深沉的颜色,一如他们初遇的秋天。Reese推门进去,看到坐在夕阳里的恋人被暖金色的光包围住,对他的到来露出不同于对其他任何一人的微笑,然后顺从地把椅子向后撤离,任凭他急切地锁门,急切地大步上前,急切地搂住他、吻上他,每一次都显得如此贪婪而索求无度,活像是离了那双唇稍久些就会毒瘾发作,难以存活。

或者是在数学老师的家里,星期六的早晨,高中生在写完作业之后总会被勒令背书或者复习,他决意考到纽约大学去,成为Finch的校友。搬一把座位宽敞的皮质坐椅到阳光明媚的阳台上去,和煦的太阳把他们的后背烘烤得暖融融的,Reese心满意足地抱着他的爱人,把下巴抵在柔软的发丛里,数学老师在一次次的翻阅中记下了所有该背的知识点,不用任何书本也能慢悠悠地咽下茶水再告诉他不对。

一个知识点换一个吻,Finch主动吻他的时候总是偏好于浅尝辄止,撤离的时候总能看到另一个人对他的唇舌恋恋不舍的神情。“还不够。”青年委屈地说。

“那就再认真点,”Finch笑着拍拍他的脑袋,手指捋过额前的碎发。

他们偶尔一起走过四下无人的连廊,紫藤萝大束大束地垂下来,阳光把青翠的叶片照得通体透明,浅色的花瓣随风飘落,Finch总会在这个时候猝不及防地收获一个轻吻。

他们甚至一起运动。Finch吃不消他的纠缠,只得答应,然而当坐在他腿上的男生为此感激而兴奋地凑上来猛亲他一口,又露出灿烂得过分的笑容时,他只得无奈地笑着叹了口气,在心里责怪自己还不长记性。幸运的是,这在这所中学里不算是什么引人注目的事,老师和学生一起玩球的情况也常有出现,只是Finch在握着羽毛球拍的时候还是脸颊发红,他自从大一以来就再没玩过这个,跟穿着红色卫衣的男生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难免让他心虚,他可没有那个背影显露出来的大胆和自信。

但是Reese偏偏要附在他耳边对他说话。“你要是再脸红下去,Harold,别人可就要朝我们这边看了。”他坏笑着说。

Finch赶紧把他赶到场地的另一边去。

他们打了将近一小时,几个回合下来,Finch察觉到对手的散漫,大声警告他不要放水,运动健将远远地对他咧嘴一笑,这才慢悠悠地捋起袖子,露出线条漂亮的小臂来。认真起来的Reese矫健得像只警惕的美洲豹,肌肉爆发出的力量让球拍挥舞时发出Finch远远不及的锐响,球速也随之快得惊人。但即便如此,Finch还是感到有一丝不对劲,然而他专心于高速运动的球体本身,没有费神思考。直到后半段,一个身材壮实的黑人篮球队员加入了他们,Finch很爽快地把球拍递给了他,乐得站在一旁专心欣赏,这才发现青年是怎么不动声色地照顾他这个业余中的业余,好让游戏持续下去的――Reese一次扣球都没用过,而那气势和力道在Finch看来着实凌厉得可怕;他也从没有打过倚仗身高优势的高空球,这同样是不善运动的他难以应付的。

他好笑地勾起嘴角。

两个男生打了两局,第二局的时候逐渐有观战的男生和瞻仰篮球队长的风采的女生凑过来,吓得Reese一点不敢再比下去,在赢了第一局之后故意连让三个球输掉了第二局。他一心想着离开,甚至没有费心思去让自己的放水显得不那么明显,比女生们更加不满的只能是他的对手,然而还没等到他开口,Reese就充满歉意又有些急躁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抱歉老兄,下次约个时间,我绝对认真跟你比,”他不要脸地把球拍塞到对方手里,“拜托帮我还一下,我有急事。”男生愣愣地看着他一溜烟跑走的背影,后者还在抱歉地冲他挥着手,“谢啦Deal!改天请你吃饭!”

Finch在第二局打到一半的时候就悄悄离开了,要不是此刻丢下拍子太引人耳目,Reese绝对会那么做的。他知道Finch不可能会为此生气,但仍难免慌张――幸好,数学老师只是率先进了盥洗室,Reese走进去的时候,他正在用干净的毛巾擦拭汗水。这对Reese来说一点不算大的运动强度却为他白皙的脸颊染上了健康的绯色,他转过头来看向他的时候,浅色的嘴唇也红得让人着迷。

他咽了口唾沫。“过来。”他抓住他的手腕,Finch疑惑地跟在他后面,直到Reese在长排的储物柜后停下,握住他的肩,把他抵在了冰凉的铁皮上。Finch隐约觉出他要干什么,“会被人――”

“不会的。”高中生舔舔嘴唇,言简意赅地回答道,随即俯下身来,饥渴地吻住了他。在Finch的印象里,从来没有哪次亲吻像这次一样充满着令人迷醉的气息过,他也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感到膝盖发软,非得紧紧勾住另一个人的脖子才能保持直立过。运动过后的青年刚才还在大口喘息,这会儿就仿佛要把他肺里的空气全都抽走似的用力,裹挟着大量肾上腺素和内啡肽的血液奔腾而过,让他在接吻时产生的幻觉越来越深,唾液勾兑,尝起来恍如烈酒,唇舌越是纠缠就越是渴望深入。Reese还在更紧地箍住他,不断地把他压向自己的身体,Finch终于忍不住在喘息间被逼出了一声低微的呻吟。

出人意料地,Reese突然松开了他。细长的银丝淫靡地粘连着他们的嘴唇,不止如此,两个人的下巴上都难免沾到了湿滑的唾液。

“有谁――”Finch有些慌张,他还没有平复呼吸,在Reese心里,没有什么东西能比那因不断的啃咬而微微肿胀的鲜红嘴唇显得更加诱人了。

“没有。”他按住老师紧绷的肩膀,用手轻轻抹去两个人下巴上晶亮的液体,与他一同喘息着。他直勾勾地盯了他几秒,突然笑了。Finch被他用另一只手揽进了怀里,青年的尖下巴抵着他的肩膀,嗤嗤笑。

“不好意思,Harold。”他闷笑着说,没头没尾的。

“什么?”他还在担心场所的隐蔽性,即使没有任何靠近的脚步声也仍旧提心吊胆,完全不能明白Reese的笑点究竟在哪。

“这个,”他做了个有点流氓的动作,好让迟钝的恋人感知到那不同寻常的触感意味着的事物,“不好意思――我们得等会儿再出去了。”他的话语里多少带着点害羞的成分。

伴随着这个挺胯,Finch脸颊上刚刚有点消散的红色一下子全回来了――天呐,这人!他不安地动了动身体,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别动,Harold,”Reese小声说,带着点羞涩的笑意,“我在努力呢,你总不想在这个时候跟我进隔间吧?”

“那你不该离我远一点吗?”

“按理来说应该那样,”青年的语调小心翼翼的,“但是我看到你的脸就想吻你――刚才那根本就不够。”

“好了,闭嘴!”Finch红着脸用气声命令他。

那是上一个周五的事了,他们躲在盥洗室角落里,无声地拥抱了很久,偶尔有一两个人进来,脚步声和说笑声让他们胆战心惊。而当充满活力的高中生终于把他不合时宜的欲望压下,数学老师的嘴唇也终于不再那么赤裸裸地彰显罪证的时候,他们总算可以跟来时一样一前一后地走出去了――只不过两个人都需要竭尽全力才能维持正常的神色。

但无论怎么说,偶尔的紧张和小小的忧虑只不过是加深刺激的工具罢了,他们的心脏被全然的快乐和幸福织成的丝线给紧紧裹缠住了,想要挣脱已经回天乏术。以至于他们再度走在空荡荡的连廊里时,笑着的、还害羞着的Finch任由他的同样笑着的、还害羞着的大男孩吻了,只因浅紫色的花瓣调皮地降落在他褐色的发丝上。

***

紫藤萝的花语是addiction呦XD

太纯情太少女请不要打我,年轻就好在这里啊有木有QUQ

======

TBC.        20160728

评论(25)
热度(78)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