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25(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不……不好意思我食言了orz本来说这章有肉,但是你们看到的这段已经有4k字,肉的那段前戏还没开始就已经2k了,倘若一章8k这字数爆得实在太严重,而且我也想保持一下两天一更的速度,所以就拆成两章了orz明天要去slo玩,所以肉应该会在后天放出的。

小天使们原谅我!我正在非常努力地给你们炖肉!【说完赶快遁

======

[25]

Reese的生日在星期三,这个日子被很多人记住了,包括跟他关系较近的朋友们和死心塌地迷着他的女孩子们。前者的祝福方式是最能让Reese感到感激的,比如Fusco和篮球队的队员,拍拍肩膀说句生日快乐就完事儿了,轻松又愉快。不像后者,当篮球队长几乎一年来在公众眼里都保持着单身状态时,今年要应付的女孩子也相应地变得格外多,他在无人注视的空档里挠挠额角,决定还是按照往年的方法来处理,有用就留着,没用就扔掉――说真的,偶尔他也会挺同情喜欢自己的那些女孩子们的,满腔热情却等不到任何回应,他与她们一样清楚求之不得的苦楚。然而话说回来,感情的确是一件让人无可奈何的事,他只感慨了一会儿就把所有同情都抛至脑后了,他用手肘支起下巴,满心愉悦地猜想起最重要的那份礼物的真正内容来。

生日真是个好日子――他自从父亲牺牲以来第一次重新这么想道――想想看,他的男友答应了他多少美妙的东西!生日礼物八成就是那对色泽像自己的眼睛的袖扣了,但这居然还不是最令人激动的――噢,夜晚!他有意识地想要掩饰自己的表情时已经晚了,巨大的笑容不可抑制地出现在他的脸上,只得用手勉强遮住。

那天晚上,当他提出周五晚上要在同学家过夜的时候――Fusco真是个大度的胖子,老实说,他从来只会嘟囔着抱怨几句,却从不会真正拒绝帮忙――妈妈看上去有些惊讶。

“今年不想办个派对什么的吗?”她问道,“大家一起来玩儿?”

“已经有过三次生日派对了,我想换个形式。”Reese说,一边用叉子叉起一块蛋糕,然后塞进嘴里,味道不错――说真的,他和Finch什么时候才能分享一块蛋糕呢?

“那为什么要过夜呢?那得玩得多疯啊。”

Reese停止了咀嚼,他想了想才给出回答,“我之前不也在他家待过吗?”

“可那都是两年前的事了。”这位母亲少见地深究起儿子的私事来。这让他有点噎住了。

是同为男性的Miller帮他救了场,“好啦,Mary,男生们有点东西想分享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你完全没必要担心什么。”

Reese感激又“深表赞同”地点了点头。

“我并没有在担心什么。”女人忍不住反驳道,她看了看自己的儿子,顿了顿才继续说,“好吧,你知道我只是单纯好奇而已……去吧John,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谢谢你,妈。”男生笑了,他以惊人的速度吃掉了最后一口蛋糕,站起来,用还沾着奶油的嘴唇吻了吻母亲的侧脸,作为回应,后者温柔地拍了拍搭在她肩膀上的那只手。

“噢,还有,谢谢你送我的球鞋,Miller叔叔,我很喜欢。”

“是吗,那太棒了。”他的准继父对他露出一个惊喜的微笑。

太棒了,太棒了。Reese快活地想着。

 

食材是Finch之前就买好的,但是把它们制成成品照旧是Reese的工作。Finch对此显得非常过意不去,但是高中生对于为他做饭这件事似乎总是抱有极大的热情,他说等他们以后同居了,一定要把Finch的味蕾娇惯到离开他就不适应的程度才行。站在一旁的男人为他幼稚的爱语而忍不住发笑。

星期三在学校的时候,Finch只给了他一句“生日快乐”就没了下文,任凭他怎么纠缠猜测都只是神秘莫测地笑着。好奇心的促动让他饭都吃得比平常快了些,他把叉子放下,用左手托住下巴,眼神晶亮地盯着餐桌对面,还在优雅地细嚼慢咽的人看,过分热切的视线让后者好笑地放下了勺子。

“你这样盯着我,我没法好好吃饭。”他笑着说。

“没关系,慢慢来,我不急。”

“是吗?”慢悠悠的语调充分表现了他对这个回复的怀疑,“可是你的表情完全就在表达一种与此相反的情绪。”

“我只是在保持期待。”Reese说,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那就继续保持着吧。”数学老师挑了挑眉,愉快地调侃道。

不知道Finch是不是故意的,即使吃完了这顿漫长的晚餐,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要拿出礼物的架势来,甚至从冰箱里拿出了不知什么时候购入的冰淇淋来,提议一起看会儿电视――Reese往冰箱那边瞄了一眼,都是大杯的八喜,真能吃,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爱人还有这种可爱的嗜好。Finch拿着勺子和冰淇淋杯在他身边坐下来的时候,那种悠然自得的神态简直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要吊他的胃口。

他在心里快乐地哼了一声――该来的跑不了,他可以非常有耐心地等下去。而Finch――真是好极了――他像是完全没有揣测过他的心思一样,面色从容,举止一如往常,连冰淇淋都没有一点儿要主动分给他的意思。于是Reese第无数次不要脸地凑近了他,心满意足地在那冰凉的唇齿间尝到甜品的味道。

电视打开后就在他们谁都不要看的脱口秀节目上定住了,直到一大盒雪糕被分享殆尽都没有更换过。在屋里仅有的两个人的视线甚至没有从对方身上离开过哪怕一秒的情况下,这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去洗澡,John。”当最后一丝甜味也消散在口腔深处后,Finch这么说道,他的嘴唇因为冰冻和频繁的吮咬显出艳红色调。

“现在去洗澡?你确定?”他开始有些摸不清状况了,接下来该怎么发展?Finch把这一切都藏得太好了,他的蓝眼睛里简直在闪烁着狡黠的光。

“是的,去洗澡,你没听错。”数学老师重复了他的指令,先是顿了顿,随即突然笑了出来。他悠悠地放下空杯,站起来,朝卧室的方向走去,Reese觉得自己成了他的提线木偶,不可抑制地跟在了他的后面。

然后他就看到了衣橱的角落里,和其他众多款式的西装挂在一起的服饰――一整套西装,熨得平平整整,优良的黑色衣料在明亮的金橘色光线下折射光泽。

Reese傻在了原地――他可没有料到这个。他当然有自己的西装,但是天呐,光用眼睛看――他都没有勇气去抚摸那泛着光泽的布料――都能知道这跟为了上台表演而随便买的西装的制作工艺绝对有着天壤之别。有些俗气但是非常现实地,他立刻想到Finch送给他的这两样东西绝对价值不菲。

“唯一遗憾的是我没有提前过问你的鞋子尺码,有双合适的皮鞋会更好,但很可惜现在你只能凑合着先试试衣服了。”换作任何人都不敢想象,在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之后,他竟然还在为没有给他另买上一双新鞋而感到抱歉?

“天呐,Harold……我……”他因为过度的惊喜而一下子显得手足无措起来,几乎不敢抬眼去看他那温柔地微笑着的恋人,“不,这样就很好了――事实上是太好了,我――”

他的爱人用带着笑意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语无伦次,“不感受一下吗?”

“……它一定非常贵,”他几乎是在用气声说,终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用手背去感受面料的柔滑――手心则已经有些汗湿了。

“老实讲,和袖扣一起,将近我两个月的工资呢。”这话可一点都不老实,Finch在心里暗暗好笑,可是看起来这已经足够让他的大男孩受宠若惊了,“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生日礼物而已。”

“我没什么可以报答你的……”高中生这会儿几乎是羞愧起来了,“这很贵重。”

“噢,你有的。”Finch微笑着说,“你可以为我做一辈子的饭,记得吗?”但他的笑容里立马带上了一丝慌张,“天呐,John?”他看到那双绿眼睛里有浅浅的水雾泛起来,“你不会真的要哭吧?”

丢脸地湿了眼眶的青年迅速地眨了眨眼睛,好让那些水汽散尽,接着露出一个有些害羞的笑容来。他上前一步,微微低下头,把一个充满爱和感激的吻深深印在了另一个人的嘴唇上。

“谢谢你,Harold。”他小声说。

“不客气。”Finch重新露出了笑容,同时轻柔地拍拍他的背,“现在洗澡去吧,穿上它。”

Reese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洗澡这个漫长的程序的,但仅剩的清醒让他知道自己并没有让恋人等上很久,他小心翼翼地换上这份礼物,觉得自己谨慎的态度活像古希腊祈求神谕前沐浴焚香的大祭司。

他开门走了出去,他那不肯浪费一秒钟时间的恋人坐在明亮的卧室里等待他,大腿上摊着一本厚厚的书。听到他的动静,他站了起来。

随着他的缓缓走近,另一个人脸上的神色也越发清晰地展现在他的面前――那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神情。Reese开始感到紧张。浴室里有镜子,当然了,他觉得自己看起来还过得去――唔,“过得去”是个过于谦虚的说法,想用“很好”来评价也绝对不是不可以――但是Finch会怎么看?他觉得这不合适吗?

一只手轻轻抚上了他的侧脸,Finch微微仰着头,嘴角勾起温柔的弧度,蓝眼睛里满藏着的爱意化成淡淡的光芒闪耀起来,化成与室内明亮的金橘色灯光相同的温暖。

“你真是非常英俊。”他的爱人用一种近乎呢喃的语调说出了这句话,搭在他的颧骨上的拇指也随之轻轻朝着其余四指的方向划去,这让Reese的心脏猛地一跳,由于某种过于强烈的情感的冲击而感到胸腔发疼。

“真的?”他小声问。

“当然是真的,”Finch嘴角的弧度因为这句有些傻气的问话而扩大了,他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颊,“我可不相信这是你第一次听到这句话。”

Reese抬起胳膊,轻轻握住了那只温热的手,他紧张的心情终于得到了一丝缓和,在此刻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来――他不知道的是,在Finch眼里这个笑容点亮了他的神色,这就是Finch当初期待着的那个表情,也让他看起来迷人得简直像在焕发光彩。

“过来。”Finch顺势握住他的手,把他拉到镜子前站定,高大的青年只维持了两秒的平视就因为羞涩而撤开了目光,Finch在他的身后笑了。“你想要领结还是领带?”他轻轻扶着他的肩膀,然后自言自语般地为他做了决定,“领结过于正式了,墨绿色的领带大概会适合你。”

然后他打开柜子,把那条他所说的领带找了出来,可爱的是,他甚至没有过问对方会不会系,就自主地把领带挂上了他的脖子,Reese微微仰起头来任他动作,Finch打领带的动作非常娴熟,就在几秒钟之后,领带已经完美地贴在了他的白衬衫上,他抚去领带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歪着头欣赏了几秒,又走到床头柜前去找别的东西了。

Reese忍不住在他的身后发笑,“我觉得我像是一个任人打扮的芭比娃娃。”

“你不愿意让我打扮你?”Finch同样为他的形容笑了出来,他再一次站到他的面前,手里拿着他熟悉的黑丝绒盒子。

“我就知道是这个。”他得意地说。

Finch一边露出微笑,一边握住他的手腕,用同样娴熟的技巧替他扣上了那两颗精致的袖扣。当一切大功告成后,他满意地退后一步,故意用一种夸张的语调感叹道,“噢,我的华尔街男孩。”

青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首先伸出手臂,把另一个人用力搂进自己怀里,这才转过头去打量镜子里的两个人,Finch与他一同转过头去,灿烂的笑容让两个年轻人看起来都是同样的容光焕发。

“我真幸福。”高个子的青年将下巴轻轻抵在另一个人的头顶上,用一种梦幻般的语调感慨说,接着稍稍撤开去,凝视着在他怀里的恋人微笑的脸,“我爱你,Harold。”

Finch于是扬起头,将自己的仍旧含着笑的嘴唇迎了上去。这不算是一个特别缠绵的吻,与其说是吻倒更像是爱人之间的游戏。Reese小口小口地啃咬着那两瓣柔软的嘴唇,浅浅地吸吮湿滑的舌尖,他们都停不下笑容来,露出的洁白的牙齿都给了对方一个可趁之机。

“Harold。”Reese在亲吻的间隙里喊他,后者的唇舌被霸占,只能回给他一个温柔的鼻音。

“你还答应了我一件事……那件事。”他一下下舔着对方的嘴唇,一边用一种小心的语调问道。Finch为这句话而停下了他挑逗般的回应,他仍然在笑,只不过眼里多了一丝促狭,“哪件事?”他故意问道。

“你明明就知道。”

Finch挑了挑眉。“我不得不说,你真的是一个非常贪心的人,Mr.Reese。”他慢悠悠地说道,语气里揶揄的意味让Reese感到有点脸红。但他清了清嗓子,决意不能让自己在这个时候败下阵来。

“那不一样。”他说。

“哪儿不一样?”

Reese当然不可能真正答得出来。“不管怎么说,你已经答应我了。”

“可是不一定非得是今晚啊,”数学老师带着点狡黠地笑着,“如果我说我还没准备好呢?”

高中生有点噎住了。“你认真的?”他半天才挤出这么几个词来,失望不可避免地从嗓音里流露出来。

Finch却因为这句话而实实在在地笑出了声。他好笑又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欠你的。”他没头没尾地说了这么一句,又仰起头飞快地在男生的侧脸上啄了一下,接着,在后者对这一切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他已经从他的怀抱里撤了出来,自顾自地转身要走。

“你要做什么?”Reese站在原地问他。

“你总得让我也洗干净自己再说吧?”他的恋人是这么回答他的。

======

TBC.          20160730

评论(16)
热度(69)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