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28(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为什么拉灯【手动再见】你们问问偏要挑我一个人在家时现身卧室墙上的德国小蠊啊【手动再见再见再见】

(后续:)七夕快乐。可是我今早是胃痛痛醒的。本来想着今早补写肉,算了,既然天都不让我写【手动再见】

短小的过渡章,肉什么的,我们下章见~

======

[28]

暑假开始的时候,Reese夫人在法律意义上正式成为了Miller夫人,而Reese法律意义上的继父也正式地住进了Reese家的房子――大人们在物色新的公寓,Reese在饭桌上甚至偶尔听见他们想要在西雅图买房子的打算,不得不挑明自己的反对。妈妈看上去有些惊讶,因为Reese实际上从来都是一个顺从的孩子,他没有反对她再婚,而搬去西雅图明明是个很棒的想法。

但是当她认真地想要理解他的理由的时候,男生的回答又很空泛。

“我不是要完全反对,只要在我考进大学前别搬走就是了。”他最后补充了一句。

“当然了,John,”这句话是有些惊讶的米勒说的,“你还差最后一年就毕业了,我们绝对不想影响你的学习――尤其是当你说你想考到纽约大学去――而且我们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找到合适的房子。”

Reese与他对视了两秒,终于放松下来地点点头。

然后需要解决的是“蜜月”计划――鉴于妈妈非常希望能让全家人一起出游,这好像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新婚旅行。他们的计划是去欧洲,从英国开始玩上三五个国家,预期半个月――这让Reese的心里立马跳出了新的想法,这个计划是如此美妙,以至于他在开口拒绝时似乎声音都激动得有点发颤。

“你确定?”他的母亲看上去完全不能理解他的儿子的心理活动――就算他真的开始认真学习了,可是这未免也……太认真了吧?

“我确定。”Reese一本正经地回答她,“我要训练、打工、社会实践,偶尔还得去拜访一下老师……请教问题什么的……我待在这儿就很好。”

“可是我们很久没有出去玩过了,”她还在尽力说服她的儿子,“这些你回来之后一样可以做。”

“真的不用了,妈。”他光是想想那半个月的生活就想站起来激动地大喊几声,或是用力挥动自己的拳头,可是他的表情仍旧是装模作样的一本正经,“我不想错过训练,而且我的老板很喜欢我,他不会希望我走这么多天的。”

 

 

“可怜的Reese夫人。”Finch被他搂在怀里,在凉意十足的房间里惬意地享受着香草味的冰淇淋,拉长声音对这段经过发表了这么一句评价,带着似笑非笑的柔和表情。

“不骗她就没有那半个月了,”Reese把嘴唇轻轻贴上他的脖颈,只因无时无刻想要亲近他的愿望,他的语调因为过度的兴奋而恍若梦幻,“想想看,Harold,半个月,完完整整的。”

“但是……我们能做些什么呢?”年长的男人提出的问题精准又现实,“除掉你我的兼职和你的训练,再抹去固定的学习时间……一天还是长得很。”他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就受不了这样无所事事的日子了,干脆跑到镇上的书店里给自己找了份兼职。程序可以在他一无所知的恋人不在的任何时候编写――假期里他的效率高了许多――但是除去教师职务上的工作任务,他仍感觉自己闲得发慌。然而,“闲得发慌”在这个假期里对他来说居然也是有条件的,只有当精力充沛的青年没有占据他的白天或者夜晚的一些日子里,他才能感受到所谓的清闲――就拿一个例子来说明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几个小时有多么“充实”好了:保险套、润滑剂和冰淇淋是这间不大的公寓里消耗最快的三样物品。

“长得很?”Reese用了一个反问句,声音听起来有些含糊,鉴于他的嘴里含着一大块尚未融化的冰淇淋。他顿了顿,“可我却总是嫌和你在一起的时间不够……你认为它长得很?”

Finch脸红了,但他仍能保持镇定,“那是因为我不像你一样贪心,Mr.Reese。”

“你干嘛总是说我贪心?青年不满地撅了撅嘴,“我又没做错什么。”

Finch笑了,“可这是事实,John。”

然而随着单音节词的出口,柔和的尾音倏然化成了带着些颤抖的轻哼。Reese用他冰凉的口腔含住了同样冰凉的耳垂。

天呐,又来了。Finch绝望又无可奈何地想道。

“因为我要不够你。(Because I can't get enough.)”青年用娴熟的技巧挑逗着敏感的耳朵,换来另一个人更多颤抖的呼吸,故意压低自己的嗓音,让本就低沉的声线听起来充满蛊惑人的磁性,这是他在一次又一次的xing爱里累积起来的技巧之一,每当他用这种嗓音贴着Finch的耳根说话,他就会在自己的身下颤抖得更加厉害,“……永远想要更多。(Always want more.)”

“贪心。”Finch发出颤动的嗓音,因为脖颈处一路向下的刺激而仰头呼吸。

“给我……”他沿着微微凸起的筋脉向下吻去,熟练地单手拨开衬衫的纽扣,露出男人圆润的肩头,语调像祈求也像呢喃,“给我更多,Harold……”

Finch于是放弃了挣扎,就如同在之前的每一次白日宣淫或夜间欢爱时放弃对情欲的抵抗一样。他下意识地在越来越烫热的吻里扒住了沙发的扶手,Reese则抽走他攥在手里的冰淇淋盒,另一只手则像蛇一般探进了敞口不大的衬衫,抚过毛茸茸的胸口,寻找到他的目标。Finch发出一声颤抖的呻吟。

“你这是在纵欲(You are leching)。”他说,却半闭着眼,微微喘息着,享受另一个人灵巧的手指给自己带来的越来越多的快感。

“错了,”高中生的语调里藏着小小的邪恶,“是‘我们’在纵欲。”

他们确实是在纵欲,Finch觉得自己也确实是在纵欲――他数不清这两个多月来他们到底做了几次,甚至觉得自己大学四年的性|爱次数还没有暑假的这一个月来得多。他和Reese只相差八岁,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精力完全比不过成日精神饱满的高中生,至于体力就更不要说了。Reese说他一次根本就要不够,在上学的时候受制于Finch作为数学老师的严辞命令,不得不收敛自己的欲望,但是到了周末――尤其是到了暑假,他们的夜晚动辄就是两三次的欢爱,加上中间穿插的抚摸、打闹和交谈,往往能折腾到凌晨,而他明明还得在第二天清晨溜回自己家去,Finch简直不能想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睁眼时床的半边往往已经冷却,只有锅里的早餐还在从无例外地散发着温热。

他们耗费在性上的时间已经绝对过了量,但是同样的,他们也都预见到这种浪费人生、消耗精力的甜蜜将会持续一整个夏天,热情和爱意一如白昼的酷暑那般从皮肉渗入骨髓,难以消散,最后只能出现在性|爱里,化成他们年轻紧致的皮肤上一粒粒晶亮的汗水。

而最最可怕的是,Finch几乎是惊恐地想着――恐怕Reese跟他想得也会完全一样――他居然希望这种日子能够持续下去,永远不要消失结束。

======

TBC.             20160809 七夕

评论(23)
热度(64)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