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Addiction·32(高中生Reese/教师Finch)

最美好的满月夜已经过了,接下来就是各位期待已久【啥】的盛极而衰了w这章可以被称为是“最后的疯狂”,有一些梗是我自己脑洞中的,有一些梗则出自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包括院子里的栀子花和玫瑰。

我看《百年孤独》,到最后印象最深刻的却是里面狂热的爱情……我自己都为自己痛心疾首……但是马尔克斯写的爱情实在太对我的胃口了……2333

======

[32]

他们在最后几天非常聪明地跑去了Reese家里住,消耗掉冰箱里的食物再填进去一些新的,又在住进去的下午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把空置了十天的房子打扫干净。Reese在整日不着家的时候也还知道要打理院子里的花草,栀子花一直都在,玫瑰苗是前年种下去的,去年有个雨水较多的夏天,花开得不算太好,今年则开出了娇艳欲滴的满丛,在不大的后院里几乎占据一半的空间。栀子花是五月开放的,如今已经走在了花期的尽头,离凋谢也不远了;玫瑰却开得正当时,Reese不是没有折下来献给恋人的心,不过没有花店里的配花,孤零零的玫瑰插在花瓶里也算不得好看,再加上Finch并不希望他让花离开枝头,所以他之后就再没有折过。

他们通常在晚上七点半以后出门散步,顺便游荡到Reese家里去打理花朵。白天太热,而晚间出来散步的人又多,容易被熟人撞见——他们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碰到Zoe Morgan,像两个青少年一样的嬉笑和打闹被撞个正着,最年长的Finch完全失去了应有的老师风范,连招呼都不知道该怎么打;和女生熟识的Reese摸着鼻梁,多一句话就多一分尴尬,最后两个男人全都被一个姑娘打趣得脸颊通红,更别说一句“Have a nice night”之后调笑的眨眼了。

“Ms.Morgan果然名不虚传。”

Reese为这句话忍不住发笑。“我以为你才是当老师的那个?”这句揶揄惹来数学老师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现在你知道我毕竟还是个老师了?”

“一直都知道,”Reese笑兮兮地说,“但这又不妨碍我爱你。”他凑上去想偷一个吻,这下Finch把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推开了。

还有一次经历,更加惊险也更加有趣——他们从超市回家,远远看到跟他们一样正进行着饭后散步的Reese的班主任全家迎面走来,吓得他们手拉着手像见不得人的老鼠似的窜进了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小巷,心虚得连着跑了一百米多才敢停下,站在无人经过的胡同里又喘又笑——老天啊,瞧瞧他们的购物袋里装了什么,又是润滑剂又是保险套。他们沉浸在悖德的恋情里却丝毫没有羞耻之心,反而就着飙升的肾上腺素单是用吻就把对方撩拨得起了反应,Reese恬不知耻地说要在这里干他,被脸颊通红的恋人狠狠踩了右脚——只好继续像老鼠一样在黯淡下来的天色里窜回家中,所幸一路上没有碰见任何行人。

肉渣一段w

如果一个人知道对方爱自己,那他在那个人面前就可以无所畏惧。Finch选择把心交到他的手里,正如他义无反顾地把自己的心捧着献给Finch一样。到后来Finch的“生气”只能是一种为了维持原则而不得不装出样子来的佯怒,他默不作声地接受讨好的亲吻和甜蜜的低语,再任由胜利的青年得意地把他重新揽进怀里。

他们无忧无虑地相爱,可以在晚上九点,散步的人群归家之后穿着拖鞋跑到溪边去,把脚踩进没过脚踝的溪水里,沿着浅溪一路游荡,从星星谈到鸟群,从最喜欢的车型谈到结婚时买什么牌子的戒指。他们游荡的时候乌云压顶,但是他们等待暴雨,在暴雨来临的时候大笑着不停接吻,然后Finch摘掉在此时毫无用处的眼镜,跟活力十足的青年手拉着手在雨里狂奔,在花洒下再度接吻,最后拥抱着精疲力竭地沉沉睡去;或许在傍晚抽出书架上静置许久的莎士比亚诗集,面对着满园玫瑰为对方低声吟诵传达爱意的诗篇,青年动不动就用他低沉温柔的嗓音念出“全世界除了你都已经死亡”*,Finch因为羞涩而略过那些言辞炽热的名句,姑且只用“我就幸福了,爱着人又为人所爱”*这样的委婉和恬淡暂作表白。

性在这个无忧无虑的时期也带着年轻人特有的疯狂劲儿,他们把对方的身体当成蜂蜜和果酱的容器,不停地吸|shun|舔|shi另一个人甜蜜的嘴唇、手指和皮肤,带着汗津津、黏糊糊的身体坐在门边上静静欣赏落日映衬下几乎开始燃烧的玫瑰花,每一寸皮肤都浸泡在橘色的阳光和两种鲜花混合起来的馥郁香气里。

Finch在快乐和幸福快要从每个毛孔里满溢出来的时候突然被巨大的恐慌击中,他闭上眼睛微微晃头,感到自己简直没有办法再继续享受这么美好的一切,阴霾始终若即若离地笼罩在他的心头,永远是敌对幸福的反抗军。Reese发现了他的异常,出乎意料的是,他本该对那片阴霾一无所知的恋人也感受到相同的恐慌——就像他们都意识到美好的东西往往易碎。青年竭尽所能地安抚他们两人,再度抱在一起抚摸亲吻,躺在硬木地板上,在夕阳里凝视轻抚对方的容颜;最后Reese很快回归平静,因为他很容易就把恐慌当成幻觉而非预感,Finch在他的怀抱里假装回归平静,因为对他来说恐慌更像预感而非幻觉。

但如果我放弃呢?

他突然冒出这个念头,随即被自己吓了一跳。

他早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救了,却不知道幸福的泥沼对一个人的精神竟是如此地具有毁灭性。他不知道这份可怕的情感是什么时候开始,又是什么时候蔓延至深的,他清楚他在放纵Reese的同时就是在放纵自己,但是堕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他却受了自身的惊吓。理智告诉他这个念头应该被赶快扼杀,那个恢宏的计划是他的梦魇也是他的骄傲,他从十岁开始就在不断为之努力,他为它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但是现在,他的大脑里竟然有那么可怕的一部分,竟然希望他放弃他的理想?

这不是最可怕的部分。最可怕的是——Finch躺在被阳光烘烤得带着暖意的地板上,和另一个人第无数次赤身裸体抱在一起,一点也算不得舒适却又舒适得感觉自己可以永远这么懒洋洋地躺下去,内心充满对自己的质疑和恐慌——想象这个念头带来的结果是如此美妙,他可以一辈子只做Harold Finch,不在意自己的身份是纽约的富豪还是一个平凡的数学老师,不在意他的恋人其实并不理解他的曾经,因为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真的下定决心——Harold Finch就会从虚假走向真实,所有那些天真到令他心酸的幻想也会走向美好的真实。他们可以结婚,可以过一辈子幸福而平淡的日子,前景将完全被光明照亮,而不是笼罩在暗淡而令人不安的迷雾里。他们将会有无数个与此类似的午后,躺在地板上欣赏花园里的玫瑰,在没有工作的日子里抱在一起浪费光荫。

这是多么可怕的、多么具有毁灭力量的念头啊,他本应把这开在他心头的罂粟花给连根拔除,但结果却是——他咬紧牙关却犹豫不决,看似下定决心却仍然踯躅不前。

……罂粟花啊。

他为这恰当的譬喻在心底叹了口气。

***

两句诗分别出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12首和第25首。

我写最美好的那几段的时候,心里不免非常难过,一边打字一边想,天呐,太惨了,这真是太惨了……要是你们也感受到这种难过,哪怕只有一点,大概我也就成功了【。

======

TBC.         20160829

评论(31)
热度(60)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