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RF]Lost And Found·01(Addiction番外)

原文走这里:StartEnd【卧槽画风真不是一点点不一样】。

番外开更惹!本来第一章是想很虐的,不过鉴于我自己是实在不想再哭了,所以搞得温和多了2333

注意:原剧台词有大量改动。

======

Summary:Root理解错了。她完全理解错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情感联系。他们之间那曾经似乎坚不可摧的纽带如今已全然碎裂,而Finch已就这一点和John Reese达成共识——尽管他们甚至从未提起过这个话题,仿佛他们只是一对陌路人,但是Finch知道Reese已和他达成共识,而那就是——

John Reese绝不能够再度爱上Harold Finch。

======

[01]Common View 共识

“我明白的,”Root露出她一贯甜美的笑容,“你不肯说话,是因为你不知道我知道了多少。”接着她俏皮地一歪头,“但我知道的够多了。”

“好比你和你忠诚的护卫犬之间的小小故事。”她甜甜地笑着,“要挖出你的身份和经历真是花了我好久好久的时间——五个城市的辗转,十三个假名……或者更多。”她耸了耸肩,“在计算机尚未普及的年代里,这已经我能了解到的全部了。”然后朝他倾身过来,“然后我在二十岁那年挖出了一个感人至极的爱情故事。”

Finch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但……谁年轻时没犯过傻呢,是吧?”她说,一双灵动的琥珀色眼眸注视着他,“你早就意识到他根本就不适合你了吧?纯真又善良,简直无知得可怕……好比一条忠诚的宠物犬。”

“Stop it.”Finch说。言简意赅的两个单词让坐在他对面的女黑客惊讶地挑了挑她漂亮的眉毛,或者说——假装惊讶地。

“我真惊讶,Harry。”她说,“直到现在,这只宠物犬都还是你的软肋吗?”

“停止那样称呼他。”Finch说,或者是命令道。

Root挺直了她的上身,这个反社会的女黑客在此刻居然表现出了一点真的惊讶来,“所以你的确仍对他抱有感情?”她夸张地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发音,拥有绝佳的演技,“就像那个无知的傻瓜对你一样?”

于是Finch闭上眼,深呼吸了一次,告诫自己不要因为面前这个傲慢自大的女人的措辞而感到愤怒。他知道在这个女人的眼里,任何人都只不过是“无知的傻瓜”,除了Finch和她自己,还有极少数……那些明白真相的人。

但是根理解错了。她完全理解错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情感联系。他们之间那曾经似乎坚不可摧的纽带如今已全然碎裂,而Finch已就这一点和John Reese达成共识——尽管他们甚至从未提起过这个话题,仿佛他们只是一对陌路人,但是Finch知道Reese已和他达成共识,而那就是——

John Reese绝不能够再度爱上Harold Finch。

所以他回答了根的问题,关于“他会追着你不放的,是不是?”

“不。”所以他说,看到女黑客露出略带惊讶的表情,“他不会追着我不放的。”

“因为我在很早之前就叫他放弃找我了。”

很早之前。

***

在登上回纽约的火车前,Reese搀着Finch的手臂把他往车站里的速食店里带。Finch只点了一份柠檬苏打水,Reese买了两个汉堡,并且在两分钟内把其中的一个解决完毕,Finch沉默地看着面前的人对着廉价的垃圾食品狼吞虎咽,没有问他任何问题,诸如你多久没好好吃一顿饭了,或者是你多久没睡了。他只是知道他一定只是在马不停蹄地寻找自己,也感激Reese出于相似的理由而同样没有对他提出任何疑问。他只不过是留下了一个汉堡,并且在走进车厢的时候把它轻轻搁在放置物品的桌台上。

“你要是饿了就吃了它,或者是躺一会儿,我们还有一个半小时。”他说,然后坐到另半边床上,没了话。

所以Finch躺了下来,他被根注射过镇静剂,直到现在副作用都还没有完全消失,他感到非常疲惫和无力,而且躺下来终归可以给他的脊椎减轻一些压力。

“你的手是她划的?”接着他听到Reese的声音,愣了几秒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应该赶紧回答这个问题。“没什么大碍。”所以他回答道,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答非所问。

坐在另一边的男人一时间没有回话,就在他以为这个简短的对话就要结束了的时候,另一个人再度开了口,“我回去会给你上药。”

他用了一个陈述句,这使他的语气听起来有种不容置喙的强硬。Finch真想说不用了,他自己能行,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发出一个拒绝的音来。

他从没觉得John Reese对他来说这样陌生过。自从他找到他的那天起,他就明白自己需要重新认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这个四十岁的、成熟的、沉默寡言的军人、特工、杀手,而不是那个开朗的、“天真又无知”的青年。一年以来,他们各自都表现得像是从不认识对方,而事实则是,Reese的确没有认识过Harold Finch,而他认识的那个Reese也早已死了。

但他从未像这一刻一样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如此陌生过。他用陈述句对他说话,说得像是一个不容拒绝的命令,有一部分原因大概出于Finch无法参与也无法介入的早年经历,而另一部分——他意识到John Reese已经撕下了他的伪装——至少是一部分的伪装。那些似假非真的轻佻不见了,失去了谁也不会当真的暧昧和调情,Finch感受到了一种……恐惧。

他害怕他所感知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Reese不眠不休的寻找,他的焦虑,他的紧张和担心,在车站大厅里检查他是否受伤时那一瞬间散发出来的恐惧——他害怕他所感知到的,这些点点滴滴的情绪汇合起来指明的那种情感是真实的——

他害怕John Reese再度爱上他。

他知道自己对他造成的伤害——他不敢想象那种伤害可能有多么巨大——也知道后来这由不正常的痴迷所造成的创伤被另一双属于爱的手给治愈了,他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在哪里相遇,从何时开始相爱,度过一个又一个短暂的假期,走过八年的岁月,然后生离……

然后死别。

然后他再度找到了他,满是伤痕,奄奄一息。他用时间让自己勉强放下,一点也不想和这个人再度朝夕相处,可是他失去了他唯一的员工,孤单无依;并且他知道,除了John Reese,他再也不可能找不到任何一个更合他的心意的员工了。

但是他不想要Reese再度爱上他,正如Reese自己心中所求。Finch看着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就能知道:他感激这份工作,感激Finch给他这份工作,但是在年少时吃过的苦,他不想再尝试一回了。

***

他的恐惧在男人带着薄茧的指腹抚摸上他的指关节的时候达到了最高峰。带着凉意的药膏沁入他的伤口,在Reese的手指上留下一抹油脂般的光泽。

“Mr.Reese。”他说,觉得自己的嗓音如同手腕般颤抖。

“你得了腱鞘炎。”Reese轻声说,又一个不容置否的陈述句。

“我——”

“我经常看见你揉手指,”他打断了他,“但手法不对。”

“其实我——”

“我可以顺便帮你揉一下,”Reese说,抬起眼帘,“这会让你好过一点。”

然后他再度低下头去,将略微粗糙的大拇指按在那个肉眼根本无法察觉的痛处,施力揉搓,Finch感受到那块皮肤在迅速地发热。

“我想这实在是不需要,Mr.Reese,”他说,几乎是结结巴巴地,同时竭力想抽回手来,这个举动归于失败,但是另一个人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不需要(No need)?”他反问道,再一次抬起头来。他的脸在灯光下甚至没有呈现出什么表情,仿佛根本不在乎对方的拒绝似的,但Finch就是压根不敢看在稍嫌昏暗的灯光下那双化为潭水的眼睛。

“不需要。”所以他又说了一遍,不知是为了告知对方还是提醒自己。

然而多年前尘封的记忆突然在他脑海中浮现,他想起那个凄风苦雨的二月的夜晚,握着他的手腕哀求的青年。他想起自己曾经心软。

但是Reese放开了他。

“那就不需要吧(Then it’s no need)。”他说,站起身来。

======

TBC.          20161001

评论(26)
热度(82)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