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2016写手问卷+个人总结

在开始一段废话前先来另一段废话:

谢谢 @Bloody Coraline 和 @嘉木Lynn ,以及不敢艾特我的@Sherlock (不明白为什么艾特不了030)的邀请XDDD

写手问卷我倒真没想写过,不过写手总结在2015结束的时候就很想写了。无奈前年产量低,质量差,“最喜欢的部分”一个都没有。今年好歹有可以贴上来的东西了,感到极其欣慰,借此机会把想po的总结都po上来。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ID是35Rums,取自读过的一篇文章的章节名,一个人在极尽痛苦时饮尽35杯朗姆酒,我就是喜欢这种浓郁的情感。

昵称是乔染,这个这个……就比较幼稚了,初一给自己取的,不过虽然玛丽苏了点,寓意我现在倒也还赞赏,“乔装扮染”。

2.当写手多久了?
怎么算呢?初一开始写同人,现在高三,中间有过很长的潜水期。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算上所有完结没完结的,大概25万左右吧。【卧槽文档太多实在算不清啊Orz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好萌!啊啊啊好萌!啊这个脑洞太萌了!啊这个场景怎么这么美!

现在一样【。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小学六年级的玛丽苏【。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一坨shit【。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情感浓郁的。【废话哪对不浓郁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Rinch,当然有。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没有文风。有的话就是白开水。

 

11. 最喜欢的作者是?
看圈。让我好好列一列……RF圈蛤,超蝠圈是Speakat,EC圈苔枝缀玉,SK圈是AO3的littlebirdtold,楚路圈是认真的数据线。以上圈子我到现在也常混。

12. 平常会不会花很多的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写的好的触们QUQ

13. 尝试模仿过别人的文风吗?

没刻意模仿过,但是看什么就写出了什么Orz

14. 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更新频率如何?

贼慢,龟速Orz

15. 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没有,只要身体状况良好就成。

16. 灵感枯竭的时候怎么办?

骂娘【啊? 然后本子一合马德我不写了!摔!

17. 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半原著向,给人物性格和关系融入更大的可能性。

18. 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只要您不吃霸王文!!!

19. 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哪儿哪儿都是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有表述困难症。

20. 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Finch站在地上,弯下腰去捡被扔在地上的衣服和内裤,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动作对另一个人来说是怎样的诱惑。他直起身体的时候,Reese能够看清楚那顺着他的大腿缓缓流下来的乳白液体,那是他自己的jingye;而引诱了他而毫无自知的人还在迈步向前,他赤裸的、在月光下仿佛披了轻纱的白皙身影美得让Reese晃神,他侧躺在床上,头晕目眩,心醉神迷,又突然间猛地坐直身体,下床三两步冲过去在房门前抱住了他,几乎不能容忍他就这么一步步走开去,就这么毫无自觉地离开自己。

【其实后面那一整段都是,这是我写过的最让自己陶醉的场景了没有之一】

21. 写过h吗?

那必须的!

22. 坑品怎样?

贼差【。

 

23. 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常常。常常。债主们的小皮鞭【。

24. 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爱,文笔。

25. 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Become someone better.

26. 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边写边检查,写完就不敢看了【。 我倒是想大修啊,很想,然而我懒……

27. 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有人打扰。

28. 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我想开新坑……【泪流满面

29. 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能够喜欢一对CP多久不是由我的意志可以决定的。但我真的很想爱Rinch久一点,再久一点,最好能是一辈子。

 

30. 艾特几位好友继续吧
 @Sea106 就你啦!

 

======

以下就是我去年就想写的总结:又及,鉴于我产的粮大多质量糟糕,就没有仅从2016的粮食里截取。所以基本上是把我一路走来写下的东西都总结了一遍,这才是我想做的。

 

 

*第一题开头

 

截取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Hide》(芬路,EVA&芬格尔)

“这么说你爱上他了。”EVA说,她站在萤蓝色的光幕里,平静地垂下眼帘。她的声音由室内的全息音响播放出来,听起来像是在宣告一个不争的事实。

沉默在黑暗里的男人因为这句话而开始发笑,笑起来的嗓音低沉粗犷。

“也许吧。”他说,用手去挠自己的额角,同时在黑暗里扭动身子,像一个不甘被束缚的流氓,“但我真不想承认,妈的,”他嘟囔道,“老子那么喜欢漂亮姑娘。”

黑头发的女孩没有说话,她站在光里,全身都覆盖着萤蓝——虚假的、电子的萤蓝。

“……但我始终爱着你。”他接下去说,在黑暗里伸出手臂,想要去触摸女孩的手。他无法触及,骨节粗大的手指只是徒劳地探进了光幕里,但是女孩精准地把自己的手放进了他的手心……好像他仍能握住她的手。

“你很少说爱了,近年来。”EVA叹了口气,微弱得像是电流杂音,“……但你不必证明。”

 

 

 

*第二题结尾

 

截取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Reincarnation》(RF)

Finch没有办法大幅度抬头,于是他拉着吸血鬼的袖子,示意他蹲下来,让自己可以看着他的眼睛,说出最后一句话。

“转化我吧,John。”

吸血鬼的表情却因为过度惊喜而显得相当迷茫。

他好笑又无奈地叹了口气,提示般地握住另一个人的手,再度给了他一个坚定的陈述句。

“我愿意走到你的黑暗里,吸血鬼先生。”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春日的微风拂过树梢,远处的人们正在为亡者默哀祈祷。他们藏在婆娑的树影里,Reese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你是说……”良久,吸血鬼终于开口了,声音出人意料地沙哑。他紧紧盯着轮椅上的人类,生怕这个太过美好的梦境下一秒就会破碎。

“再说一遍吧,哈罗德。”他几乎是哀求道。

“你将不再孤单了,John。”Finch微笑着,给了只属于黑暗的人一个最好的回应。然后他闭上眼,任凭丢脸地湿润了眼眶的男人在晴日的树影里吻住他。

 

*第三题最喜欢的部分

 

(我把问卷里那段留给下一题了)

(以下两者有点难以抉择……)

《医师日记》(RF)

“你有妻子吗?”他问。这个问题让我挑了挑眉。

“我想你并不能在我的手上发现戒指吧。”我故意这么回答他,这种回复显然让他有些局促。

“哦,是的,当然了……”他羞赧地咕哝着,低下头去,不久又抬起来,“未婚妻呢?”他小幅度地比划着手指,像是要为这个问题做一个诠释,“你知道——我的战友们,很多都是等着战后结婚的。”

我站在他身前,在阳光下静静地与他对视着,他看上去显得更加局促了。

“呃,很抱歉,我——”

“有一个(I had one)。”我突然说,看着他抑制不住沮丧地低下头去,他着实不该表现得那么明显的。

“——差点儿(Almost)。”

他又猛地抬起头来,几乎被阳光眩到眼睛。

“差点儿?”他古古怪怪地重复着这个词。

“差点儿。”我说,重新推着他行走起来,“一个很好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一个知己……直到西班牙内战爆发,我申请去了前线。”

“她没去?”

“她是个画家。”

“我很……遗憾。”他的遗憾听起来真是勉强极了,我在他身后扯了扯嘴角,没有戳穿他。

“那之后呢?”他又问,“等战争结束,你们还是可以在一起。”

“唔,”我装作了解地说,“这倒是。”

他不说话了。

“这么说你是在祝福我们,Reese先生?”我故意问道,没忍住让嘴角翘了起来,“你希望我们能在一起,对吧?”

“呃,我……”他在停下来的轮椅上噎住了嗓音,“事实上,我——”他突然停住了,尾音里带着一丝恍然大悟。

“Harold?”他有些急切地用手扳过轮椅,好让我俩能正面相对,“你是不是……”

后半句自动消失在了空气里。

我深不可测地对他露出笑容。

上帝呀,我们才认识一个星期呢。

 

《无题》(活动文,主题是“一见钟情”,GL)

夏天热得让人一钻进空调房就出不来,我把藏蓝色的窗帘拉到底,把整个白天花在窝在书房里对着电脑写文章,夜行动物似的,况且一天只吃了一碗份量不算太足的泡面,生活质量糟得堪比现代吸血鬼――如果世上真有那玩意儿。

五点钟的时候我敲下了一章的最后一个句号,因为饥饿和一整天的电脑辐射而感到头晕眼花,我想了想,把窗帘拉开――没有预想中火辣辣的夕阳,反倒是一副风雨欲来的架势。唔,快下雨了,这倒正合我意。

我拿了把有点生锈的黑伞,从平底拖换成人字拖就往门外走――见鬼见鬼见鬼,内衣都没穿。

走进甜品工坊,大份的芒果冰沙让我等了几分钟,正当员工把磨冰机操作得震耳欲聋的时候,大雨如我所料地瓢泼而下,几秒钟之内我甚至没法分辨得清那巨大的噪音究竟是出于人工还是天然。

我道了谢,走了出去。几秒钟之前还满街都是抱头鼠窜的人群,如今万物归巢,少数倒霉鬼躲闪不及,闪进距离最近的屋檐下的时候已成了狼狈的落汤鸡。我暗暗笑,撑开一角已坏的黑伞,走出去,被大风吹成三十度倾斜落下的雨滴很快淋湿我的膝盖以下,我担心地提高了手臂,生怕雨水毁了我的食粮。

我是在这个时候看见她的。矮个子,黑长发,白裙子,白内衣――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她以自由之身暴露于自然的馈赠之下,裙子透明如轻纱。

她的双足赤裸,轻盈地踏在流动的雨水里,我仿佛听到森林深处麋鹿的足音;与之相照应的,她左手提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右手则不得不起到帽沿的作用,大雨如帘,不这样她估计连眼睛也睁不开,更何况她正走在红灯的斑马线上――朝我的方向走来。

仿佛察觉到我的视线,她快乐地朝我挥了挥手,“嗨嗨!”我听到她的语声,满藏的活力让人想起林间快乐的知更鸟。

我以为她在希求我的伞,因而快步走了去,但她以温凉的手掌推开了我靠近的手臂。

“不不,不要伞,”她解释道,说完东张西望了一会儿,趁着安全把我给重新推到了安全的路边,一只手抵着我的后背,推人的方式仿佛小孩子间的“开火车”。

“你湿透了。”我说,上下打量她,算不得漂亮的姑娘,黑眼睛里小鹿般的灵动却勾走了我的魂。

“好玩儿。”她说,笑嘻嘻的,语调之轻松仿佛我是她的故友。

“为什么向我打招呼?”我皱眉又忍不住笑,她在伞外不停眨眼睛,睫毛长得很,雨珠一粒粒滚下来。

“因为――”她提了提她手中的物品,断了绑带的高跟鞋,朝我努了努嘴,“觉得你是个好人。”

“我是个好人?”

“想去你家,”她说,小脸仰望着我,“衣服湿了,还有――想吃甜甜圈,芒果沙冰。”

“我都不认识你。”我这下真的笑了,知道自己一定会答应她。

“没关系的,因为我了解你。”她的笑容里多了一丝狡黠,“你知道吗?我会读心。”

“是的?”我喷出一声笑来。

“你爱上我了――噢,可不是嘛!”她几乎是雀跃地欢呼起来,用拇指和食指比出手枪的形状,眯眼瞄准,然后――“砰。”她笑眯眯地说。

得了得了,我被击中了。

 

 

 

*第四题最煽情的部分

 

就是问卷里那段。敲美,敲煽情,嗯。

 

*第五题人物描写

 

没有非常满意的。

这段挺帅气的,我觉得。

《无题》(活动文,主题“人物塑造”)

“噢。”这是莱德打开门后说的第一句话。这反应在预料之内。

“幸会,将军。”女专员不动声色地说,把右手伸出去,觉察到对方非常不明显的一瞬迟疑。

莱德简单地碰了碰她的手,“‘莱德’就行——将军听起来未免太像个讽刺了,你说呢?”

他走到身后去关上合金制的房门,举止非常绅士。里维斯不动声色地观察他——这个男人已经五十六岁了,而常年的太空征战带来的大量时间债(*这个概念来自《海伯利安》)使他看起来依然年轻,看外表没有人会认为这个人已经超过四十岁,即使他已经在里克星上受了十二年的牢狱之苦。

从外表来看,一切都很年轻,除了他的眼睛……虹膜明亮如宝石,瞳孔疲惫如枯井。

因为心已经老了。她想。

“议会不肯给我这个罪犯什么好的待遇,一间房子里竟然连AI和管家机器人都没有,只好让你见笑。”他挥动手臂做了一个手势,里维斯跟着他往客厅走去,近五十坪的房子里空空荡荡。

“没有关系,我也并不会久留。”她回答道。本来正走向厨房的男主人因此转身看向她。他们对视了几秒。

“那么想必你也不要来点饮料什么的了?”莱德问。

“我想我们都知道我并不是来此做客的,先生。”这句话让莱德愣了两秒,然后他笑了,笑容疲惫而无奈。

“我刚才还在想议会那帮老狐狸真是会挑人。”他说,语调里带着点讽刺。

“确实,”里维斯站在客厅中央,同意道,“而这只是一种手段。”

“用一张酷似我亡妻的脸来消除我的戒心?”他几乎是讽笑着说道。

“手段,先生。”

“可你把我可能有的一点好感也都毁了……你根本不像她。”

“我绝对赞同你的意见,先生。”出乎意料地,监视员这么回答他,“模仿表演非我所长,如果可以,我更希望你忽视掉这张酷似你亡妻的脸,否则你的不适感大概会日渐增加,而我们还要长期合作呢。”

莱德沉默了一会儿。他们都笔直地、沉默地站着。

“你是生化人吗?”男人问道。

“不是,先生。”

“植入了荷尔蒙分泌抑制芯片?”

“我很正常,先生。”

“没有第二轴人格障碍?”

“我有情感,先生。”

“只是不表现出来。”

“是的,先生。”

男人的情绪出现了一点波动。

“抱歉,”他低声说,“我想我很没有礼貌。”

“可以谅解,先生。”

“在每句话后面加‘先生’?这是你的习惯?”

“我以为这对军人出身的您来说是一种习惯。”

“是因为我你才这么做?”他这么反问道,随即回答了自己,“‘手段,先生。’”

“如您所说。”

“那么我恳请你,不要这么做了。”良久,他低声道,“我已厌倦了军队的一切。”

但你仍旧接受了议会的请求。里维斯想着,没有说出来。这是一种征兆,由某种狂热的愿望和坚定的信念引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她能感受出来。这是她的专业,她的天赋。

“好的。”她不带感情地回应道,“莱德。”

 

*第六题环境描写

 

《Us inside,world outside》(RF)

芬奇一瘸一拐地走在黄昏的丛林里,秋叶落了满地,干枯脆弱,每一脚踩下去都能发出惊心动魄的脆响。他抬头望天,并不绚烂的秋阳被层层枝叶遮得严严实实,光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去。

 

*第七题接吻/H

 

太多了,我写的几乎每一篇肉每一个吻都很喜欢,根本难以抉择Orz

排名比较靠前的是这个:

《Addiction》第31章(RF)

“还想着逃,嗯?”不知道是否出于故意,Reese在他耳边说话的声音低沉又性感,然而还没等他从这种诱惑中逃离出来,整个人就被再度扔在了床上。Reese扑上来的动作快得像捕食中的猎豹,Finch笑着捧住他的脸,两个人吻成一团。

 

 

*第八题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也太多了……

排名比较靠前的是这个:

《Start Again》(RF)

“好吧,我说了就是说了,别这样看我。”Reese苦笑着揉了揉眉角,“既然说都说了,那我不妨说得再明白一点:我很想你,Harold,我后悔我们的分手了。”

“我们再谈一次吧。”他说,稳稳地攥住了那只偏小的手。

 

(卧槽我要捂脸了)

 

*第九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样的作品

不犯表述困难症的作品,嗯。

 

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我打心底儿明白你们是真心爱我……

======

总结完非常愉快。   20161225

评论(4)
热度(13)
© 35Rums | Powered by LOFTER